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智障童话之小人鱼(中)


郑在玹家的楼下不远处就有一个大型超市,超市旁边是一家很有名的甜点屋,不止是他们小区,别的小区的人也常常过来买。看着时间也不算早了,郑在玹打算先带着李泰容去超市买菜和巧克力,回家的时候再去买蛋糕,“泰容啊你好了吗?”他冲着浴室喊,可是过了一会儿也没有得到回应,他探头往浴室看了看,结果看见李泰容整个头埋进了水池里,他皱着眉急忙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干嘛?”“啊?”李泰容听到他的声音猛的把头甩起来,一回头就看见了被他溅了一身水的郑在玹,“嘿嘿嘿,我好了……”
“……”刚才的心动都被狗吃了。“你很怕热吗?”
“嗯?有点儿。”他老实的回答。毕竟陆地的温度和深海相比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郑在玹觉得有点累。他拿起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看着李泰容正在滴水的头发又叹了一口气,认命的给他搓了起来。“在玹啊,你们有什么东西可以装了水带着走吗?”;李泰容晃悠着脑袋让对方擦着头发,“带水走?塑料瓶吗,可是家里没有多的塑料瓶诶。”郑在玹见头发基本没有在滴水了便停下来把毛巾挂了回去,“啊……”李泰容不满的撅起来嘴,“那我再去泡会儿——”擦头发就已经浪费了好久了。说着他又打开了水准备把头埋进去,被郑在玹揪着帽子一把拽了起来,“别泡了!”
最后在李泰容的纠缠下,郑在玹好不容易从家里找出了一个完整的塑料袋给李泰容提了半袋水,李泰容倒是开心的狠,说什么这个比女巫奶奶的魔法泡泡好,还能提着,一只手就可以了。
郑在玹“……”
大概白痴美是世界的真理吧,这样想郑在玹也不觉得李泰容的脸配上他的智商显得浪费了,当然是如果在路上李泰容不要无数次想把头往塑料袋里钻的话。让李泰容崩溃的是,走到超市门口的时候他们被保安拦了下来,“这个不能带进去。”说着保安还指了指李泰容手上提的东西,“为什么啊?”李泰容有些不开心。郑在玹尴尬的拉了拉李泰容,“这里面一点都不热的,而且超市里有很多水。”“真的?”“真的真的。”郑在玹瞟了一眼保安,不用想都知道保安那如同看智障一样的眼神,“好吧……”说着李泰容举起塑料袋就准备往头上倒,郑在玹和保安都被他突然的动作惊吓到了,急忙伸手想阻止却看见了李泰容举着半袋子的水怎么也倒不出来……保安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然后被李泰容狠狠的瞪了一眼,随后他又一脸委屈的看着郑在玹,“怎么办?”这语气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郑在玹抿嘴,从李泰容手里拿过袋子,严肃的打了一个结然后放在了保安手里,“拜托了。”说完拉着李泰容头也不回的进了超市。
“在玹在玹,水在哪里?”李泰容半个身子扑在购物车上,一脸兴奋。
“不要先买巧克力?”
“可是我想要水。”李泰容扯起自己的衣袖露出半个手臂,“我好干我快干死了!”
郑在玹自然是看不出什么异常的,也只好推着他和购物车一起先去了饮料区,到了饮料区,郑在玹指着陈列架上的那些瓶瓶罐罐说,“这些都是,你想要什——”他还没说完就看见李泰容奔向货架,迅速拿了一瓶拧开,“诶诶,要付钱了才——”芒果汁被李泰容‘哗’的从头上倒了下去,“能—喝——你干什么!”郑在玹瞪大眼睛看着李泰容手上的空瓶。李泰容舔了舔嘴,“在玹啊,这个水是甜的诶,味道超级好!”
他那满眼的欣喜……郑在玹欲哭无泪,在工作人员的怒视中把空瓶放进了购物车,又拿了几瓶一样的芒果汁放了进去,“好喝就多买点儿。”微笑☺。
“谢谢在玹!”李泰容激动得又蹦又跳,猛的一个踉跄急忙扶住了购物车,“嘿嘿嘿,还不太会用腿。”
郑在玹觉得这半天他叹完了这辈子的气。“我们去买巧克力好吗?”“好!”
不远处就是零食区,郑在玹拿着几块巧克力问他要什么口味,“嗯……海带味有吗?”
“没有哦。”“那在玹觉得什么味道好吃就就拿什么味道吧。”然后又自言自语着“怎么能没有海带味呢😞”一脸惋惜的走开了。
“那草莓和芒果你喜欢哪个?”郑在玹刚想问问李泰容更喜欢哪个,一转身却没了李泰容的人影,“泰容?”郑在玹急忙放下巧克力去找人,“李泰容?”他刚走出陈列架就看见一群人围成了一圈,他突然有点不好的预感,连购物车都没有推急忙扒开人群,“对不起请让一下。”“对不起对不起……”
辛苦穿越围观群众,然后他就看见了几乎整个上半身扎进了超市的大型金鱼缸里的李泰容,拖鞋在他半翘着的脚上要掉不掉的晃着。郑在玹整个呆在了原地,W!T!F!!回过神的郑在玹急忙上前抱着李泰容的腰把他整个从鱼缸里拔了出来,郑在玹狠狠的摔在地上,李泰容狠狠的摔在了郑在玹身上,“李泰容你——”李泰容猛的脱离了水的环境一转头就看见像是马上要炸了一样的郑在玹,“在玹,鱼!”说着指向他刚才用来补水的鱼缸,郑在玹实在气极了想着这次一定要狠狠骂他一顿,结果他这兴奋的语气……郑在玹觉得对一个陌生人做的这个地步,自己的脾气已经可以用来修仙了。
看着满地的水,工作人员走了过来,人刚才在鱼缸里的时候不过来,这会儿找麻烦倒是来的快了。郑在玹急忙道歉表示自己会清理干净他们才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走开,郑在玹看了一眼还看着鱼缸傻笑的李泰容,心里瞬间有些窝火,这个人是真的没脑子吗,被别人用那么刺人眼神看,还能这么笑。他认命的把李泰容拉起来,“你在这边不要动,喜欢鱼我们等会去买。”郑在玹看着他湿透的上衣和因为滴下来的水也湿了一大半的裤子苦笑,调侃“这样就不干了吧?”“嗯嗯。”“……”
郑在玹算是怕了李泰容,之后就一直紧紧的拽着他,“你想吃什么菜?”“海带!”
郑在玹没有再问他,但还是给他买了海带,顺便买了鱼,李泰容还和它打了个招呼。出了超市郑在玹原本还想着给他再挑个蛋糕,但是他却拉着郑在玹一路狂奔回了家,关上门一头扎进了浴室里。对于李泰容这种极度缺水的情况郑在玹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敲了敲浴室门,“泰容啊,你还好吧?”“我?我很好啊,很好。”“身体没有不舒服吗?”“没有。”李泰容表示鱼缸很舒服。
“那你要吃什么菜,我要去做饭了。”
“凉拌海带。”
“……好的,那鱼你是想清蒸还是红烧?”
“什么是清蒸什么是红烧?”
“清蒸就是蒸熟着吃,红烧就是红烧熟了吃。”
“你要杀了他们?”门‘哗’的打开吓了郑在玹,急忙拿起边上的浴巾给李泰容围了起来。“你想吃生的?”见证了李泰容各种习惯的郑在玹好像也能接受了点,“可是今天买的鱼不适合做生鱼片吃哦。”
“为什么要吃他们啊?”李泰容又撅起来嘴,想起了小带鱼跟他说的话。
“有营养啊。”
“鱼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啊”李泰容嘴越撅越高,像是马上要哭出来了一样
“鱼?哪里可爱?”
“我不可爱吗?”李泰容听到郑在玹的话红着眼睛狠狠的瞪他
郑在玹被看得脸一红,“可、可爱,但是关鱼什么事?”
郑在玹的回答让李泰容伤心欲绝,他又进了浴室并反锁了门,然后在里面喊,“总之不能吃鱼!”郑在玹无奈,想着今天没有买别的肉类只能吃素了。
但是在晚饭做好后他怎么叫李泰容他都不愿意出来,“泰容啊,我有做凉拌海带哦,你不要吃吗?”“泰容,我今天没有吃鱼啦,你不出来吗?”“泰容啊,你不要和猫玩吗?她一直在浴室门口等你诶。”“海带和巧克力我都放在冰箱了,就是桌子旁边的那个大白箱子,你饿了就自己拿好吗?换的衣服我放在门口了,水冷了记得换,还有那个……对不起。”郑在玹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道歉。
第二天一醒来郑在玹就急忙起了床,去客厅打开冰箱一看,巧克力和海带果然都没了,他笑了笑,却发现浴室门开着,李泰容似乎也不见了,他急忙冲进浴室,结果就看见了浴缸底下铺着的薄薄一层的珍珠。这是……什么鬼!郑在玹吓坏了,“泰容!”“李泰容你在哪里?”随后他听见了非常轻微的一声泡泡破裂的声音,然后李泰容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在玹,我回家去了,巧克力和你做的海带我都带走了,巧克力真的超级好吃所以我想带回去给我朋友尝,你做的凉拌海带也超级好吃,我也带回去给我妈妈吃,鱼缸里的珍珠是我用来谢谢你的,妈妈说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是我故意哭的哦,不是因为伤心。嗯……如果在玹喜欢吃鱼也不要紧,但是以后如果鱼告诉你他是泰容的朋友你能不能不吃?嗯——就这样了,虽然龙王爷爷骗了我并没有下雨但是我还是救了人,虽然没有看到城堡但是遇到在玹也很开心。”
郑在玹看着浴缸里这一捧捧的珍珠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真tm疼,不是梦。这么多李泰容昨天一定哭了很久。
超乎常人的游泳能力,极度的喜水,对世界的夸张程度的无知,变成珍珠的眼泪,鱼朋友,龙王爷爷……
“不是吧。”郑在玹实在无法认可自己的猜想,突然想到,李泰容不认识路,就算认识路,走路去海边起码也要半个小时的啊,他那缺水程度,不可能走得到的吧……他拿着钥匙连鞋都来不及换就跑了出去。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