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智障童话之小人鱼(上)

突然想写童话,非常智障,请不要带脑子阅读
========

李泰容熬了十八年终于快成年了,从小就深受美人鱼的童话故事影响的他千求万求的想让父母答应让他去海面上看一看美人鱼传说中的陆地城堡,但是海面对于大部分住在深海的人鱼来说是未知的世界,父母给他讲美人鱼的故事也纯粹是为了让他了解人类是多么可怕的生物,却没想到反而激发了他的好奇心,小泰容哭了一整晚攒够了满满一袋的珍珠向女巫奶奶换了一部在人类里叫做电视机的东西,女巫奶奶给他用魔法气泡小心翼翼的包着,让他看完了美人鱼动画片的一整个系列,在看到那个方盒子里精美的画面之后,他对陆地世界更加期待了。但是坚信人类会给人鱼带来灾难的妈妈死活不答应他的要求,他听说采购部的人鱼每个月都到岸上去一趟,于是他便去找采购部的小人鱼问陆地的样子,但是那群小人鱼特别神气,也不愿意告诉他陆地的样子,只是向他炫耀陆地上的食物多么丰富,不像他们只有海藻海草海带,尤其是巧克力和蛋糕特别好吃,但是人鱼吃多了会拉肚子。他原本还想能够让采购部的人鱼告诉自己的妈妈陆地很安全让妈妈能够答应他的要求,但妈妈没有被劝动,反而让他有了除了想看陆地的城堡以外还想去吃蛋糕和巧克力的想法了。
    人鱼们对于陆地的所有的认知有一大部分来自于大西洋美人鱼的传说,美人鱼的结局让他们对于陆地有了本能的惧怕,所以当听到李泰容这么坚持的想上海面的想法后妈妈就把这个故事又搬了出来,
“容儿想变成泡沫吗?”妈妈问他
“我为什么会变成泡沫?我又不会喜欢王子。”李泰容其实没告诉妈妈他看的小人鱼的电影连人鱼公主的女儿都谈恋爱了,根本没有变成泡沫。
“……”妈妈觉得居然无法反驳。
“那你不准上陆地,不准去找女巫奶奶拿你的眼泪。”没有那颗眼泪的话,他们只能够在陆地待不超过15分钟
“可是如果我要救人怎么办?”
“!!!”这难道不是悲剧的标准开头吗!!“不准救人!”
“可是龙王爷爷说我生日那天是他施风降雨的日子。”
“……”他故意的!“那你那天就不去了,换一天。”
“可是他说这段时间他都会下雨……”李泰容也觉得很无奈。
“……”
妈妈瞬间哭了出来冲爸爸喊,“老公!你快去找那个老头,他是不是故意的呜呜呜……他……呜呜呜”
“诶诶你别啊别急着哭,我去跟龙王说,”说着爸爸急忙接住掉下来的珍珠,转头示意李泰容快去拿袋子,“别哭了,别浪费了,”说着还心疼的看了看掉在地上溶进了水里的珍珠,“好歹给容儿留点路费……”
“留什么路费!”听到爸爸的话妈妈急忙停止了哭泣,“李泰容你不准上岸知道吗!!”说着又一把抢过珍珠转头瞪着爸爸,“不准给他路费呜呜呜——”说着把袋子挂在耳朵上边哭着走了。
李泰容和爸爸面面相覷,“要不爸你给我……”
“我不哭,你自己哭去。”爸爸急忙留下一句就跑去安慰妈妈了。

    总之在和妈妈约定好绝对不上岸之后李泰容就背着妈妈给他准备的凉拌海带上了路。
因为他们住在深海,所以他往上游还是要花不少的时间,在路上他遇到了小时候经常和他一起玩的大螃蟹叔叔,
“是泰容啊,吃饭了没,和叔叔一起吃饭吧。”螃蟹叔叔给他打招呼。
“不了叔叔,我赶时间。”说着他拿出一份凉拌海带给了螃蟹叔叔,
“是你妈妈做的吗?叔叔好久没吃过了……你急着去哪里啊?”
“我去海面上看看,”
“去海面?”螃蟹叔叔吓得差点撞在石头上,还好被李泰容抓住了,“我们泰容想谈恋爱了?”
“……”
“唉,泰容也是大孩子了啊。”
“……”
告别了螃蟹叔叔,他继续往上游,结果没过多久他又遇见了小带鱼,
“泰容哥哥!你要来和我们玩吗?”
“不了哦,我要去海面。”李泰容冲小带鱼摆手,
“啊!”小带鱼惊讶得叫了出来,“我听说人类会吃鱼的,我们都不敢往上游怕被抓住吃掉!”
“不会的不会的,”李泰容急忙摇头,“如果他们饿了,我可以把妈妈准备的海带给他们吃……对了,你们要吗?我妈妈做的海带很好吃!”说着又掏出了一份海带递给小带鱼。小带鱼不舍的绕到他脖子上,“泰容哥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不要被人类抓住了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没有人能抵抗我妈妈做的海带。”说着李泰容摸了摸脖子上缠得有点紧的小带鱼,等他松开后又继续背着小背包往上游。
又游了好一会儿终于能看见海面透出的一点点光了,他心里一激动,想着终于快到海面了,于是更加快了速度。没过多久,他看见了头顶有很多只划动着的腿,他想,这些就是人类吧,果然像龙王爷爷一样,在水里也可以保持腿的状态,但是龙王爷爷总是坐着,他没见过腿是什么样子,他觉得神奇,慢慢的游过去然后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结果水面突然传来的大喊吓得他一抖,旁边的几条腿瞬间踢到了一起,他吓得急忙游开了,心里还想人类怎么这么暴躁。他游到了一个已经没有什么腿的地方,做好了心理准备要看看海之外的世界,突然他发现前面有个小孩在向他打招呼,他一愣,看见了小孩的腿——是人类啊,李泰容也热情的冲他招手,结果小孩吐了几个泡泡,然后沉了下去。
这是……溺水吧……反应过来的李泰容急忙游了过去,刚碰到小孩的胳膊就被缠了个死死的,他拼命的想把孩子举上去,刚想着怎么让孩子松开自己,结果自己整个连人带孩子被拉出来水面,见他还有意识,那人问他,“你没事吧?”
李泰容一愣,被那个人白得反光的皮肤晃得眼睛都睁不开了,“没……我没事。”小孩还缠在他身上,但是已经失去了意识,那人看见小孩状况拉着他急忙往岸边游,他吓得一个反手就扒下了小孩扔到他身上,“那个那个——我没穿衣服,你先去救他吧,我会游泳……”那人看着他说了声注意安全就带着孩子游走了。
终于回过神的李泰容看了看四周——不对啊!!说好了海边的城堡呢!王子的部队呢,公主的女仆呢!这群就差脱光的人是什么!!
他有些伤心,觉得自己被骗了,但是一想爸爸妈妈比他被骗得还久,他心里又舒服了些,拿出背包里最后一份凉拌海带,他决定吃完了就回家。
郑在玹拿条浴巾再去找李泰容的时候就看见他腰部以上平静的立在水面,手上拿着一个造型怪异的饭盒好像打算吃里面的东西,他一愣,心想这人的水性居然比他还好,随便往水里一看,居然隐隐看见仿佛和海水颜色溶在一起的鱼尾,他惊讶的揉了揉眼睛,再看却什么都没看见了,
“诶,又是你啊。”李泰容看见他马上凑了过来,“嗯,你说你没穿衣服,我给你拿浴巾,你先遮一下,上岸了我帮你去找衣服。”李泰容皱眉,“我为什么要上岸啊?”郑在玹看着他皱眉的样子觉得有趣,“当然要上岸啊,一直在水里会得低温症的。”李泰容想了想,没有城堡的话,那巧克力和蛋糕有吗?如果这两个也没有,那他就马上回去。
他问郑在玹,“你吃过巧克力和蛋糕吗?”
“嗯?”郑在玹看着李泰容一脸严肃的样子然后笑了出来,“吃过哦,我吃过牛奶巧克力草莓巧克力松露巧克力花生巧克力芒果巧克力曲奇饼巧克力,还吃过牛奶巧克力蛋糕草莓巧克力蛋糕松露巧克力蛋糕花生巧克力蛋糕芒果巧克力蛋糕曲奇饼巧克力蛋糕……”
“够了!”李泰容捂着脸打断他,把海带装好塞进包里,“别说了,我跟你上岸。”“啊??”“走走走我们快上岸你带我去吃巧克力和蛋糕!”说着李泰容围好浴巾拉着郑在玹快速的往岸边游去。
被水花拍得脸巨疼的郑在玹再次觉得,李泰容的游泳技术不光比他好,估计世界冠军也比不上他,当然他不会知道拉着他的李泰容是世界上游泳最快的人鱼族。
很快就到了岸边的李泰容犹豫着不肯上岸,郑在玹问他怎么了,李泰容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郑在玹,“你家有水吗?”
“嗯?有。”
“我是说能够躺下一整个人的那么多诶。”李泰容说着还用手划着大圈让郑在玹知道多大,
“浴缸吗?有的。”郑在玹蹲了下来看着他
“鱼缸?那你养鱼吗?”
“嗯?”
“没什么没什么,这里到你家远吗?”
“不远哦,开车十分钟左右,不堵车的话。”虽然觉得李泰容所有的问题都有些奇怪,但郑在玹还是一一回答了,“那我能先去你家吗?”郑在玹眼角抽搐了一下,
“你……”“我在这里没有家。”他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郑在玹,水灵灵的眼睛怎么也不像坏人,“那好吧,但是你不能住很久,知道吗?”“好的好的!”李泰容兴奋的一头扎进水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兴奋的爬到石头上出了水,但是还不适应的腿的状态让他不知道要怎么使用,“那个……”“叫我在玹吧。”“好的在玹,你可以叫我泰容,但是那个你能不能过来扶一下我?”“抽筋了?”
你说是就是吧……
回家的过程还算顺利没有堵车,李泰容觉得他坚持不了多久了,看着郑在玹把车开进了一个方方正正的大盒子里,他觉得还是城堡比较好看。他跟着郑在玹上了电梯,猛然的失重感让他原本就站的不太直的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郑在玹慌忙把他扶了起来,刚想问他有没有事,李泰容问他,“这个铁盒子会飞?”
郑在玹“……”

一打开门李泰容就开始在屋子里四处看,“家里没有蛋糕哦,等会儿我们出去买。”
“鱼缸鱼缸,鱼缸在哪里?”
“浴室在这边,你要洗澡吗?”说着郑在玹拉开浴室的门,李泰容想也没想的冲进去,随手打开放水水开关,“砰”的关上了门。看着他着急的动作被关在门外的郑在玹一下笑了出来,这个人……这些无礼的行为为什么他做起来会这么可爱。“泰容啊我去给你拿我的衣服哦。”“谢谢在玹~”他在里面喊。
李泰容穿着他的衣服卷了几卷,宽宽松松的还挺好看,他穿上郑在玹给他准备的拖鞋,刚准备问郑在玹什么时候能去买蛋糕和巧克力就被郑在玹的猫扑了个满怀,猫咪非常亲密的在李泰容脸上舔来舔去,“小家伙别闹!”郑在玹冲猫咪伸手,猫咪倒是看都不看他,接着腻在李泰容怀里,舔着李泰容伸给她的手,“这是什么啊?”李泰容显然也很喜欢这个毛茸茸的东西
郑在玹也大概接受了李泰容的状态,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养的猫,平时不太黏人的,倒是特别喜欢你。”
“嘿嘿嘿。”李泰容傻笑着把猫放下,“我们去买巧克力和蛋糕吧!”
郑在玹无奈,“你一定也没钱吧?”
李泰容摇头,“但是我可以用我妈妈做的凉拌海带和他们换。”
“……”
“但是我好像已经吃过了,他们会介意吗?”
“算了我帮你买吧。”
“谢谢在玹,你太好了!”李泰容高兴的扑过去拥抱他,“我去浸点水马上来!”说着就踏着拖鞋沓沓沓的跑开了。刚反应过来的郑在玹看着又跑回浴室的李泰容,愣愣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惨了,就算是奇怪的陌生人,但是颜控已经没有原则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