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Take to

乌克兰这几天下了很大的雪,但郑在玹却突然想游泳了,随口提了一句,不知怎么就像是戳中了哥哥弟弟的笑点,大家都笑了起来,只是金道英好像若有所思,说了一句“酒店好像有室内游泳池。”这个哥哥一向如此,总是很真挚的表情和语气让人无法分辨他是否在故作真挚的开玩笑,气氛就会一下安静下来,这一点和那位哥哥真的很像。郑在玹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在玩着左脚踩右脚游戏的队长哥哥,没忍住脸上的笑意。
因为本身就是带着任务过来的,大家坐了一会儿也被经纪人遣散各自回了房间,大家一一仔细的道了晚安,队长哥哥踩着鞋也笑嘻嘻的走到他面前跟他说晚安。
看起来这么严肃的哥哥笑起来怎么会这么可爱呢?郑在玹把它和哥哥为什么会这么好看一起归类到了世界未解之谜当中。
李泰容在他心中是及其复杂的一个存在,所幸他是一个及其具有冒险精神的人,所以他带着这种探索意识,不断的探知李泰容的各种底线,有时候过火被教训的情况也并不是没有,但如果被经纪人知道了一起教训的话李泰容反而又维护他,搞得他对李泰容的畏惧虽然越来越少,但却越发不自觉听他的话了。李泰容并不算传统意义上温柔的人,起码他强烈的外表留给别人的初印象不会是温柔,可是李泰容很少真正意义上的发火,可能作为队长的压力在于要管理队员却又担心自己会看起来像是滥用职权欺压队友,郑在玹总觉得他谨慎了太多,变得没意思了。
他能看清李泰容眼里真正的意思,就比如有一次他假意和李东赫吵架,然后李东赫也戏精上身俩人就地演了起来,李泰容从房间出来去厨房接了杯水只看了他和李东赫一眼,两人就急忙怂的说在演戏。但有一次他在吃饭时抢了李泰容的肉,李泰容瞪他,他却能丝毫不在意还是接着抢。因为郑在玹是很聪明的,他这样对自己说,郑在玹要用他的聪明独占哥哥的恩宠。他又告诫了自己一遍。
晚上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悄悄问到游泳池的位置,披着外套就出去了。等他看到坐在游泳池边的李泰容时,他突然涌上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应该意外却又不觉得意外的想法。他小心翼翼的走到李泰容身边坐下,轻轻拍了他一下然后装作没看他的样子,李泰容被他吓得一抖,看到是郑在玹又笑得眯了眼睛。泰容哥的眼睛像是小狗狗一样,大大的圆圆的,而且亮晶晶,笑起来的话却像猫咪。郑在玹的世界又多了一个未解之谜。
“在玹果然上来了吧”
“哥在等我吗”
“怎么可能……我其实不想游泳来着,但又睡不着,所以就出来了。”
“所以哥就是在等我嘛”
“都说了不是了……我想出去玩雪”
“嗯?”
“我说想玩雪啊啊啊啊啊”
“哥的声音不要突然变大……现在吗”郑在玹慌忙捂住李泰容的嘴
“对啊”李泰容哼哼的傻笑
“那哥怎么没去”
“在玹知道了不会骂我吗?”
“我骂你…该担心的是被我骂吗”
“因为经纪人哥不会发现的啦没关系,在玹呐陪我去吧”
最终郑在玹放弃了游泳计划,因为他没有带泳裤,本来也就只能上来看看了。他陪着李泰容回房间加了件衣服换了鞋,李泰容全程兴奋得像是随时会尖叫出来,嘴里总是出现一些细微的怪声音,郑在玹心惊肉跳,生怕他吵醒了同房的队友。
两个人偷偷下了楼,一出酒店门就感觉到了一阵冷风,“我本来想去海边玩的。”李泰容裹着衣服跺脚,“但是太冷了”
“这里有海吗?”
“有的吧,哈哈哈我不知道”
郑在玹拉住蠢蠢欲动几乎要冲出去的李泰容,把外套的帽子给他罩了上去,“那如果是夏天呢”
“夏天想和在玹去抓螃蟹,挖贝壳应该也很有趣,感觉孩子们应该都很喜欢”
郑在玹又把他拉得更里面了一点,“可是现在这么冷还下了雪,光是想想夏天穿着短袖的样子都冻得不行了吧。”
“我只是做个计划而已”
“但那时候不一定有空,回到韩国的话也没现在这么自由”
他倒是没想那么多,“但现在不是很自由吗”李泰容说完弯腰抓了一把雪塞进郑在玹衣服里然后跑了出去
“啊!哥怎么这样!!”郑在玹被冻得一个激灵,追着跑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在玹这种时候放松警惕才是笨的好吧”李泰容笑得前仰后合,正幸灾乐祸着就滑倒一屁股结结实实坐在了地上。
郑在玹又想笑又有点小心疼,急忙快步走了过去,“地上都冻得结冰了,哥也要注意些吧。”
李泰容尴尬的撇嘴, 又揉了揉屁股,“但是真的好疼啊”
“和哥打雪仗的话泰容哥根本只能任我打了”
“我很强的好吗!”
“好好好,奈何不住你容易摔跤啊”
李泰容好像也没办法否认这点,“诶…要不要堆雪人看看”
“要比赛吗”
“这有什么好比的”李泰容摸摸鼻子避开他的眼神,“在玹的胜负心太重了”
“哥不也是吗,”郑在玹看了一眼李泰容挂在耳骨上的耳坠,“疼不疼?”
“啊?”大概话题转的有些突然一时没懂,反应过来后抬手摸了摸,“嗯,但现在没那么疼啊”
郑在玹看着似乎还有点发红的耳洞有些责备“哥晚上干嘛把它戴上啊”
“好看嘛——”
“……”
“哎呀,我是怕它堵上,不想再打了”
“……”郑在玹伸手帮他取了下来,还轻轻揉了揉
“经纪人哥说过几天还要打唇环来着”
郑在玹皱了皱眉,但没有说话,只是揉着耳廓的手指更轻柔了些。
“为什么啊”
“嗯?”
“为什么要打唇环”
“可能更好看吧”
“现在也是百分了啊”
“哎……”李泰容拍掉郑在玹的手,“你怎么和他们一样了,在玹也非常帅气啊。”
“当然,我又没说自己不是百分”
“……”李泰容狠狠的拍了他一巴掌
郑在玹装作吃痛的样子捂了捂胸口,随即笑着摸上了李泰容的嘴唇,“但是哥哥如果打唇环的话,以后接吻不是很麻烦吗?”
李泰容脸瞬间通红“说、说什么呢!”
“接吻、本来就很不方便吧”说着又好像情绪有些低落,“要避开粉丝,避开经纪人,避开弟弟们,本来……”
郑在玹微微低头,把李泰容的脑袋包进了外套里,轻轻吻上了他的嘴唇。
雪花是棉花糖做的,李泰容一定也是……
他们躲在只能容下两个人的地方去感受对方的鼻息,用最简单最亲近的方式。
“泰容哥”
“嗯?”
“世界总有容得下我们的地方”
“知道啦,聪明鬼。”

两个人回到酒店的时候李泰容就松开了手,郑在玹不满的啧了一声,被李泰容瞪了一眼就不出声了,过了一会儿他又凑到李泰容耳边,
“每天都悄悄亲一次好不好”
“……”
他回头,想骂他的不正经,在看到他充满得意又闪着光的眼睛后却情不自禁有些鼻酸。
郑在玹又接着说,“我们距离那么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如果亲嘴巴会害羞的话,那就亲眼睛,亲手指,亲哥的小肚子,这样吧。”
哥哥的全部都是我的世界未解之谜吧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