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分手的方式9

李泰容第二天做了溺水的梦,被惊的醒来后发现是因为自己鼻子被堵住,没办法只能下床去拿纸,脱离了被窝也被冻的没有睡意了,李泰容原本打算让中本悠太尝尝阔别多年的李氏早餐,在看到中本家的冰箱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中本悠太,起床了,”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睡的不成样子的中本悠太,
“嗯……”他哼了一声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李泰容叹了口气,大手一挥就把被子拉了起来,看着中本悠太慢慢慢慢的缩成了一团,抱着被子走了出去。
托李泰容的福中本悠太起了个大早,两人裹好衣服就出门了。中本悠太拉着李泰容到他平时常去的早餐店坐了下来,李泰容看着向他热情的介绍这里早餐有多好吃的中本悠太不自觉就笑了出来,
“好多年没和你一起吃早餐了啊。”他对着手掌哈气,然后又搓了搓,
“谁让你不来日本找我。”
“你怎么不来韩国找我?”李泰容一脸不可理喻,不自觉的又撅起了嘴,反驳到
“我自己住在外面要养房子还要养自己,还要存钱找对象呢,哪有钱到处跑。”
“我就不用挣钱?小气鬼”
“你不一样啊,房子也有,对象也有,比我轻松多了。”
李泰容一愣,不说话了。话刚出口中本悠太就后悔了,也只能干笑着低头不再说话。
服务员及时的端着热粥摆在他们面前,李泰容把调羹放在悠太碗里,
“好嘛,那现在我跟你一样了,现在我来日本陪你,以后你去韩国陪我?”
“好——以后我多去找你。”
李泰容吃了几口又吃不下了,剩了小半碗还在碗里,他托着下巴看着还在吃的中本悠太,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
“悠太,我买了今晚回国的机票。”
“嗯?”悠太抬头,“今晚!不是说要待几天吗,什么时候买的票?”
李泰容摇摇头,“不想待了,昨天晚上买的,我想早点回去。”
“都不要多陪陪我吗,你的假期还有很久吧。”中本悠太多少有些怨念和不舍
“哎呦悠太舍不得我啊”李泰容被他逗的眯了眼,“在玹应该还在日本吧。”
“啊?……我怎么知道……”悠太心虚的和他打哈哈
李泰容撇撇嘴,“不要骗我啊。”
说着李泰容又摆摆手,“哎呀无所谓了,你不要告诉他我要今晚回去,我想他不在家的时候去收拾行李比较好吧,我暂时真的没办法面对他了,衣服也不能不要啊,我都是用工资买的……”
悠太也没有否认了,只是即使知道郑在玹错了还是不想让他们分开,他怕李泰容会怪他偏向郑在玹,所以他连劝都不敢劝了,只是看李泰容垂着眼,怎么都不是放下了的样子,
“你真的不考虑了吗?”
“你选择和他分手这件事,对我的打击也很大啊。”
“感觉以前的自己,做了什么很愚蠢的事似的。”不该放手的啊。
——————
“其实我一直在想,我们是哪里出了问题。”
“后来我发现我没有变但是又变了,我还是跟以前一样自私自我,可是我却不像以前会把什么都说出来了。”
“我喜欢刺激他,但他就是一团棉花,让我怎么也使不出力气。我喜欢说‘她真好’,因为想听他说‘你最好’,我喜欢试探他,因为想找到安全感。我总是不认输,觉得他不在乎我了,就想表现的更不在乎他。我说分手的时候,他说不可以,我那时候觉得他在乎我,可是我真的太伤心了,觉得没办法原谅他。后来他哭着难得生气的吼我,他说,‘你总是这样,太恶劣了,为什么不能坦诚的说,为什么不能有一点点认输,为什么不愿意让我觉得你在乎我?我知道你爱我,可是你在乎我吗?’我当时气极了,我想,我收到那个第三者的短信觉得委屈的时候他在哪里啊,明明是他带给我这种痛苦的,他凭什么可以生气呢?”
“但是现在想,我真的太不好了。”

中本悠太就听着,看着天上下起了雪。
“我昨天还梦见他了,我掉到河里,他想拉我起来,我扑腾着怎么也抓不住他,但是他的表情却很悲伤,他问我,为什么不救他。我冒着冷汗醒来,下意识的以为你是他,但是你那睡姿,让我一点幻想都没有了。”
中本悠太听着气的说不出话来,然后李泰容也笑了,“果然要说出来才会放下吧。”
“我觉得好了太多了。”
后来雪里夹着雨点越下越大,悠太拉着李泰容跑去躲雨。李泰容跑着跑着又笑起来了,
“你干嘛?”悠太疑惑但是也边跑边跟着笑了起来
“我们这样看起来好可怜哦”
他想见真实的郑在玹,他太想他了。


    中本悠太回到家然后打开了空调,温度也逐渐上来了,身上带进来的寒气在慢慢消失,他推着李泰容去洗澡,飞机在晚上十点左右,时间还比较充裕。李泰容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在浴缸里放满热水,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了洗衣机后就缩进了浴缸里。
最近思绪太过杂乱什么都想不清楚,不想分开的……可是他说不出让郑在玹和那个人分手的话,那个人是女人,而自己是男人,郑在玹原本就对同性没兴趣,所以出轨女人的行为才让李泰容更无法接受,就像是他最终也战胜不了世俗所规定的本能,就好像当初都是李泰容害了他,他原本应该有很幸福的生活。
在热水中泡的太久让李泰容觉得头晕,听着洗衣机震鸣的声音逐渐减弱然后停止他才终于狠了狠心站了起来,沾了水的身体骤然接触到空气还是不自然的抖了抖,急忙的抽了毛巾把身体擦干,然后套上了干净的衣服。
“悠太,你家里没有烘干机吧。”他搓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衣服干不了我要带湿衣服吗?”
中本悠太感到无奈,“我一个人住怎么可能买烘干机,你就当留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在这里吧。”
“哦,好吧”李泰容撇撇嘴,把毛巾搭在了脖子上,准备把洗好的衣服拿出来去晾。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李泰容吓了一跳也让中本悠太愣住了,
“郑在玹?”愣了一会儿像是明白了点什么的李泰容瞪着中本悠太
“我我我……我去看看”中本悠太心虚的也不敢马上否认,吓得马上跑到玄关,心里责怪着为什么他要来这么早。
“悠太哥……是我”
他跑到门边还来不及确认那边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声音听起来很疲惫,像是再没有多余的力气多说一个字,他有了一瞬间的心软,转过身想看看李泰容的反应却被突然出现的李泰容的脸吓得撞到了门上,
“郑在玹?”李泰容压低声音又问
中本悠太被李泰容面无表情的样子吓的咽了咽口水,“……嗯”
“你……”李泰容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转身把行李都抱着往房里走,
“泰容……”
“给他开门吧,就说我走了。”
看着李泰容关上门,中本悠太叹了一口气,最终打开了门。
出现在他面前的郑在玹的样子让他恍惚回到了大四那年,他那么狼狈,好看的眼睛里也没有了色彩,眼底的乌青在原本就很白的皮肤衬托下越发明显,憔悴得不像样子。
“哥,泰容还在吗……”他开口,声音哑的像是失真了一样,语气里被放大的卑微让中本悠太觉得焦躁。
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你伤害了李泰容,可是你为什么表现得那么痛苦,我更想让你们和好了,但我也越发不能原谅想让你们和好的自己。
“他走了。”中本悠太自然的说着谎话,说完的一瞬间他觉得郑在玹的眼神又更暗了一分
“啊……那我不打扰哥了,我先走了……谢谢哥告诉我。”
“诶等一下!”见他要走,中本悠太叫住了他,“你先进来……”他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让郑在玹迟疑了一下。
“不了哥,我想去找他,怕迟了会来不及的”
“迟什么迟,”中本悠太打断他直接把他拉了进来然后关上门,“他的飞机晚的很,不会来不及的。”
听他这么说郑在玹也不说话了,也就任他拉了进来,被中本悠太按着坐在了沙发上。
“你干嘛急着见他,他回国了,你明天再回去,还怕见不到吗?”嗯,见不到的。悠太边问边吐槽自己。
“不能等的。”郑在玹揪着沙发骨节泛白,声音颤抖着像是随时会哭出来,“你知道的,如果再等下去,会见不到他的。”
“那你想好要跟他说什么了吗?”对于郑在玹这幅懊悔懦弱的样子中本悠太莫名的恼火,“你找到他,要告诉他什么,解释什么?你就是错了,他难道不能选择不原谅你吗?”
“悠……悠太哥……”对于中本悠太突然有些刻薄的话语郑在玹有些无法反应。可是中本悠太突然走到他面前,狠狠的握住了他的肩膀,“你就算见不到他,也是活该。”
郑在玹被吓呆了,而躲在房间里的李泰容也被吓呆了。
郑在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坐直了身子,“我知道我活该,可是我不能放弃他,如果直接放弃了……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连想都不敢想……所以才必须要见到他。”
“你见面要告诉他什么?”中本悠太打断他,“我出轨了,我喜欢了别人,但是我发现我最爱的是你,所以我最终选择了你,是这样吗?”
“你多了不起啊,他是你选剩下的?”
面对郑在玹时中本悠太完全没了在李泰容面前所给予的维护,每句话都直戳他的伤口,让郑在玹想说又无法反驳。
“你说啊,为什么不说话了,你想好了吗?”中本悠太凑到他了面前,巨大的压迫却让他完全说不出话。“就算你见不到他,或许我可以告诉他。”
“我差点都忘了啊……”沉默了许久的郑在玹突然开口,他冷着脸推开他面前的中本悠太然后站了起来,“悠太哥也是一直喜欢泰容哥……”
“谢谢哥告诉我泰容哥的消息,我相信哥不会骗我……”他捏了捏拳头,“但是我还是现在去找他比较好。”他站起来,绕过中本悠太打算往外走。
“你站住!”中本悠太猛的抓住他,“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要对他说什么。”
他低着头,深吸一口气又抬了起来,“我爱他。”
他说着,突然狠狠的抽开了被抓住的手,转过身抓着中本悠太的肩膀,“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啊,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啊!我爱他啊……”他冲着中本悠太吼,像是在宣告一个誓言,也不知道在说给谁听。最后他蹲在地上捂着脸哭出了声。
“我爱他啊……我爱他这还不够吗?我知道他是你让给我的,我做错了又把他推给了你,我知道,可是我爱他。”
郑在玹的话让中本悠太愣住了一会儿便冷笑出了声,“如果他是我能让给你的人的话,我怎么会让给你,郑在玹,你怎么这么蠢啊。”他走到郑在玹面前,狠狠的推了他一把,他跌坐在地上,像个失去了战斗意志的勇士,被剥夺了铠甲。
“泰容哥本来就不喜欢男生不是吗?因为我们都同样在他身边所以他习惯了,不管是我们之间的谁,为了避免伤害他都会答应吧。”他撑着地板支撑着自己的身体,自嘲的笑,“是你明明占尽了一切优势却没有告诉他,并不是他非我不可……但我很怕失去他。”
“怕失去所以出轨?”中本悠太讽刺的看着他
“不是的,你懂什么!”郑在玹红着眼,“你懂什么,我从没有安心的拥有过他,我感觉他时刻都是他自己,我……”
“你觉得他不爱你所以出轨?”中本悠太打断他,还故意不断地提那两个字来刺激他,“那他不爱你他出轨了吗?”
郑在玹睁大眼睛,被中本悠太气得说不出话来。中本悠太还是笑,他蹲下来平视郑在玹,“你觉得我是诡辩,你觉得我只看到了事情的表面,可是你不也在给自己找借口吗?”他气定神闲的看着郑在玹脸色越变越差,“我看到的表面,就是所有人,包括泰容所看到的确定的事实啊……在玹,没有人管你的心路历程,这也不是你能背叛的原因。”
郑在玹直视着中本悠太,瞳孔都好像在颤抖,他觉得中本悠太说的不对,却又让他丝毫都无法反驳。中本悠太问他,
“你知道我特别生气吗?”
“气我伤害了他。”
“我在气你怀疑他的感情,我在气他为什么喜欢你。”
“我在气,我居然输给了你。”
他顿了顿,看向了房间的方向,对上了门缝中李泰容的眼神,李泰容脸上的震惊,不忍,全都被他看的一清二楚。他有些泄了气,觉得累得什么都不要管了。他跟郑在玹说,
“你知道吗,是我先告白的……是我比你先告白的”
郑在玹惊讶着抬头,看着中本悠太一脸倔强,但薄薄的水雾却聚在了眼睛里。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