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分手的方式8


李泰容背着背包敲响中本悠太家的门的时候着实把悠太吓到了,但是因为外面寒冷的天气,中本悠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了门,
“你在家?”门打开反而让李泰容愣了一下,他原本只打算试试。
“你怎么来了?”
两个人同时问出口。
李泰容盯着他,“你在家为什么骗我说不在大阪呢,那么不想见我?”
“不是的!”中本悠太被他盯得发毛,急忙否认,想了想又问“那你呢,我说了不在你还直接过来了……”说着又顿了顿,往李泰容身后看,却没有看到郑在玹的身影,“怎么一个人?”
李泰容推开他走进屋内,把背包放在沙发上后就坐了下来。见他不回答,中本悠太关了门也坐了过来,“吵架了?他知道你来我这儿了吗?”
“在日本除了你我还有地方去吗?”李泰容看着中本悠太,“而且我不是说了吗,我要跟他分手,要他知道干嘛。”
中本悠太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你们不是一起来日本了吗?我以为你一时生气说着玩的,我以为你们……”和好了……
“因为要分手才来日本的,什么都说清楚了,没有误会,没有遗憾,一切自愿,你别劝我。”李泰容倒了杯水,靠着沙发,用着在中本悠太眼中故作轻松的姿态看着他
中本悠太皱了皱眉,走过去拿走他手上的水杯换了一杯热水,“他怎么说?”
“他没说什么,我说分手,他答应了,然后和平分手。”李泰容看着他,从包里拿出药然后就着水下了肚,满不在乎的表情让悠太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别问”李泰容看着悠太探索的眼神提前开了口,“也别怪他,分手是我提的,是因为我们在一起太久了没新意了,我厌了他也厌了……”李泰容又顿了顿
“你别怪他。”
中本悠太皱眉,张了张嘴,感觉太久没说过的韩语不知道该怎么使用才能表达他的想法,组织了好久的语言,后来他看着李泰容样子反而觉得难受了起来。
他走到李泰容面前看着他,太过直白的探究让李泰容下意识的有些退缩,急匆匆的把眼神收了回来。
“在我面前,你有什么可以装的呢?”
李泰容僵了一下,一句话就被逼问得无法回答,身上原本就没有缓解的疼痛在某个瞬间更加明显了。
他捏着拳头,慢慢弓起背想缓解自己的疼痛。这样的动作在中本悠太眼里更成为了逃避,可是或许是李泰容选择分手这件事给了他太大的冲击,他没有丝毫的让步样子,
“我不相信你要说感情减淡的话,我太了解你了,你是只要在一起了就不会选择分手的人,因为你不愿意更换状态,因为你害怕说破,因为你只会做两件事,按兵不动和破罐破摔,所以我所了解的你如果选择分手,不可能用平静的方法”中本悠太抓住他撑着腿的手,“除了我,你还有谁可以说吗。”
李泰容不说话,暗暗用力的想要抽出被悠太抓住的手,中本悠太看着他,把手却抓得更紧,暗暗的较着劲,
“你到底想怎么样,”李泰容放弃般的泄了力气
“我不想说,我就想睡一觉,等我醒来,什么都已经恢复了正常,我还没好好的在大阪玩过,我想明天和你去逛大阪,然后我就回韩国,除了没有郑在玹,什么都没有改变,这才是我想要的。”
“我们已经分手了。”他盯着中本悠太,无比认真的又说了一遍

中本悠太突然就没了所有的脾气,但是又压不住心里的烦躁,松开手看着被自己捏出了红印的李泰容的手腕,“你去洗澡吧,太晚了,今天就和我睡不要紧吧。”
李泰容点了点头又摇摇头,悠太无奈的笑,拿起他的背包走去了房间。

李泰容洗好澡出来的时候悠太正坐在沙发上看《ONE PIECE》,回放的刚好是艾斯死的那集,他裹上外套,抢了悠太的薯片也窝进了沙发的毯子里,大概因为药片和热水澡的原因,李泰容觉得舒缓了许多。
“你怎么总看这集啊?”李泰容边说着边往嘴里塞着薯片,屏幕里刚好是赤犬一拳打穿了艾斯的身体,“《ONE PIECE》里一个人都没死,结果第一个死的就是艾斯,我当年比路飞哭得还惨,之后就再没有看过了,你倒是还一直看。”
悠太听他这么说就笑了,问“那这么多年了看还哭吗?”
李泰容一愣,语气里有了些怨念“从那次之后我就再没看过重播了,艾斯的死让我对尾田的怨念实在很大。”
“因为他的死对路飞才有意义啊。”中本悠太突然十分真挚
李泰容被他逗笑了,随后把薯片塞回他手里,“你要看就看呗,干嘛突然跟我讲道理。”
“因为想到你当年哭的样子了,特别丑。”
李泰容翻了个白眼,侧身拿放在沙发另一边的手机,
“刚才……有一个人给你打电话了。”中本悠太想到李泰容洗澡的时候自己接到的电话
李泰容拿手机的手一顿,拿起手机坐回原位,“谁啊,你接了吗?”
悠太点点头,“接了,是个女人,我说你在洗澡,她就挂了,语气有点奇怪,是你认识的吗?”
李泰容挑眉,“大概是吧……”他拿着手机翻了翻记录,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号码,顿了顿也没有回拨过去,只是继续往下翻。没有任何郑在玹的来电和短信啊,也算正常,毕竟都说清楚了。但李泰容还是不自觉的有些伤心。
“泰容啊,你和在玹就真的……就分了吗?”看着李泰容翻着手机失落的样子,中本悠太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劝两句
“话都说清楚了,不然呢?”李泰容放下手机瞪着他,对他的问话有些不满
“诶诶,别生气嘛,那房子怎么办,你们毕竟现在还在日本,你回国了搬家得去拿衣服吧,还得……”
李泰容接着瞪他,
“凭什么我拿衣服,我们两个人买的房子,就不能他搬?”
“……这不是重点啊!不是我说,你难道还能把他赶出去?你可做不到……别和我争。”中本悠太觉得李泰容现在是个一点就着的小炸弹。
“好嘛,我是不能赶他出去,衣服也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就和他断得干干净净,你信不信?”
中本悠太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
李泰容气呼呼的把毯子甩在中本悠太头上,进房去了。
中本悠太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看手机上郑在玹发来的短信,认命的瘫在了沙发上,
“他现在挺好,你们到底闹什么?”他回过去,
“是我的错。”
“那是,李泰容这种人你要是不过分他不会说分手的,我是不想他以后后悔才帮你,你自己好好解决问题。”
“谢谢悠太哥。”
“谢个屁,就求你俩别烦我,他可能过几天才会回韩国吧,他什么脾气你也知道,等他冷静下来再和他谈吧,又不是才交往的小情侣还学人家闹分手,要是被他发现我帮你我就惨了。”
没心情再看郑在玹回的短信,中本悠太把手机一扔,把手又放回了毯子里。
我啊,当初选择放弃不是为了想看多年后你们告诉我你们也成为了时间的牺牲品。

李泰容回到房间后拿出手机,删删减减的给崔秘书发了一条短信,
“你打电话干嘛”
她回的很快,答非所问的一句话
“原来你们真的分手了啊。”
李泰容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回信,气得手指都发抖的打不了字,
“他告诉你的?”他这么快就告诉你了?
“原来你也没那么厉害啊,还是被扔了吧?不过分手了就马上找到了新的人吗,还是在日本,我身为女人都要佩服你了。”
李泰容突然觉得他以前压抑太久了。 因为要在意着郑在玹,因为把自己放在了没有退路的位置,所以怎么也生气不起来,只觉得自己委屈,想着要怎样才能放手,反而是现在,明明是和郑在玹分开了,却反而对女人的话感到愤怒了,他深呼吸了两口气,拿起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手机响了两声就就接通了,
“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了”女人调笑的语气让李泰容觉得自己太阳穴的青筋都在跳动,
“对啊,有话跟你说。”
“对我?”女人笑了出来,“要告诉我他的生活习惯要我好好照顾他?”
李泰容翻了个白眼,刚想开口,对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你是女人吗?分手了就干脆一点吧,我比你了解他,知道怎么照顾他。”
“你是当女人的角色太久了吧。”
“哈?”李泰容终于忍不住了,“你在说什么笑话?”
他抓着手机对着收音处
“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分手是我提的不是我输给你了是我不要了他求着我我也不要了你再了不起也不过是个捡剩的人不管和我分不分手他都不会要你了但是你和他一起都给我滚吧!!”
李泰容一口气说完然后抓着手机按了挂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里觉得无比的舒畅。他突然觉得学女人骂街实际也是一件很爽的事,去你妈的圣母吧。自己还是有必要把荒废了多年的rap技能捡回来。
“泰容?”中本悠太扒着门看着李泰容,刚才听到房间声音太大了他才过来想看看他,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李泰容也懒得掩饰了,把手机往床头一扔,人也躺了进去    “就你听到的意思。”
中本悠太看着缩进被窝里的李泰容握紧了拳头,砰的把门关上了。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