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分手的方式7

可能感冒了。
这是第二天的时候李泰容从郑在玹怀里醒来的第一个想法。
果然昨天被冻得厉害了吗?
李泰容觉得腰背像是被千斤重的锤子重重的击打过一样,像是要碎了一样疼得厉害。这场感冒来得太猛烈了啊,他这样想。
他艰难的动了动身子,郑在玹随即也醒了,向后挪了挪位置拍着他的头打算继续睡下去。他动了动,一开口的沙哑声音把自己也吓到了,
“在玹……我难受……”
“嗯?”郑在玹迷迷糊糊的愣了两秒,随后才反映过来一样猛的坐起来,看着面部有些泛红的李泰容,急忙下了床。先是给他接了杯温开水,把他扶着坐起来,慢慢的给他喂了点进去,
“是昨天闹着凉了吧。”郑在玹看着他干燥的嘴唇被水润湿,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很难受吗?”
“嗯……”李泰容点了点头。他想,这场感冒来得理所当然又太不是时候了。
看着他像是被烧迷糊了的样子,郑在玹贴着他的额头试了一下体温,“诶?没有很烫啊,哥你头晕吗?”
李泰容摇了摇头,“痛,全身都痛。”
浓厚的鼻音让郑在玹皱了皱眉头,“我们去医院吧。”说着起身打算去给李泰容拿衣服,却刚站起来就被拉住了衣角,
“不用去了,也没有发烧,吃药应该就可以了吧,你去帮我买药回来吧。”全身的酸痛让李泰容的内心有了一种无法排解的烦闷,不想让郑在玹走开
“可是你很难受啊,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的,这里离医院太远了,而且也不方便。”
郑在玹想了想,蹲下来握住了他的手,“那你好好躺着,我去给你买药。”

郑在玹烧了水,然后拿着钱包就出门了,走之前还叮嘱李泰容好好躺着。
李泰容低低哼了一声作为回应,疼得缩成了一团,他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急性的绝症,是不是要死了。
痛症有时候会缓解一下,或者是痛久了就麻木了,李泰容翻了个身,把脸对着房门的方向。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感冒他就该走了,想拿着行李不辞而别,让郑在玹再也找不到他,他不用告诉郑在玹,我知道你背叛了我。那样太失败了。
他感到害怕,他一向害怕郑在玹的温柔,那种东西跟毒品一样,每次都能让他自我宽慰到离不开。他不该又疏忽的给郑在玹创造了一次温柔的机会。
而且去东京铁塔的计划也这样没了。
郑在玹是在东京铁塔告白成功的,即使东京铁塔是一个在日本都说烂了的景区,但对于当年第一次去日本的两个人来说,那里还是必去的一个选择。中本悠太说,就像首尔人不怎么逛景福宫,北京人不怎么逛故宫一样,东京人也很少去东京铁塔。并不是不想去,而是你觉得离你很近的理所当然的东西,就总觉得时间还很长,总有一天可以去。
那时候他们多好啊,涉世未深,也没有面临那么多诱惑,即使觉得复杂,但其实也是处在了再简单不过的世界,面对任何一场单独的相处都兴致勃勃,永远也想象不到厌倦的样子,爱了又放手的人中,有谁承认时间是这么厉害的武器呢。
李泰容一直知道自己是很容易上情绪的人,很轻易的就会泪眼婆娑,但那些豆豆怎么也不会掉出来。因为是男人啊,情绪的东西就用情绪去控制,简单的眼泪是不被允许的。
可是他觉得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他哭了太多次了,不能跟父母说,不敢跟悠太说,他都快要憋坏了。

有一年他去了中国的长白山想去看看天池,但是那里的天气太多变化,他才刚到了山脚就下雨了,但是是濛濛的细雨,衣服上沾了水汽,影响倒也不大,可是他听到旁边旅游团导游用英语说因为天气原因会起雾,上了山也可能看不到天池,问那些同样来自外国的游客还要不要上山,游客们犹犹豫豫的最后还是都选择上了山,毕竟大老远来到这里,不上山怎么也是个遗憾。李泰容最初的目的就是想看天池,知道可能看不了心里的遗憾也提前涌了上来,但是最后还是跟着那个旅游团上了山去。他原本想向郑在玹打电话抱怨一下的,但考虑到国际漫游的话费,最终只给郑在玹发了kakao,
“在玹呐,我可能看不到天池了ಥ_ಥ,如果看不到的话我就再找个地方去旅游,可能会更晚回来了”
郑在玹马上就回复了,“哥开心就好了,记得多穿点衣服,还有记得带氧气,还有涂防晒。”
因为他曾经去过西藏一起,半路上被高原反应折磨的差点死掉,却只告诉郑在玹说是因为没有经验没有带氧气所以有些不适,而且因为没有做好防晒,回来晒黑了几个度还被郑在玹笑了好久。

    李泰容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包里,自己搓了搓被风刺的通红的脸,开始向山上前进。

他原本是没抱希望了的,越往上走就越觉得呼吸困难,有些急促,路上有些游客也因为担心身体承受不住止住了脚步,李泰容虽然觉得不适但也没有到无法承受的地步,掏出氧气吸了两口就接着走了。走到后来天居然慢慢晴了,身边的游客用他听不懂的语言在交谈,但大概也是在讨论变好的天气的喜悦心情。
当他快到的时候甚至来不及激动就听到了前方人群的惊叹声,然后他也笑着走了过去。
似乎是听说看见天池的人是会得到祝福的,所以他看见周围的很多人都双手合十十分虔诚的样子在许着愿,他觉得他没有什么愿望,一切都很好,所以他只是拿起了单反照了满意的照片。站了许久,他最终还是拿出了手机,看着照片快让人窒息的景色,忍着对话费的心痛给郑在玹打了一通国际电话。
电话接通了,郑在玹对于接到他的电话有些惊讶,“哥?你没去看天池吗?”
他的声音断断续续,李泰容听不太清楚,风有点大,他对着电话那边吼,
“我到了!天气突然变好,所以看到啦!!特!别!漂亮!!”
郑在玹吓得把手机拿开无奈的笑了出来,他的叫声夹杂着风声,郑在玹轻易的就感受到了他的喜悦,
“那哥要注意安全啊,不要又产生高原反应了,多拍几张照片哦。”
“知道了!我等会儿还要去滑雪!!”
“好好,注意安全,不要……”郑在玹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断了。

李泰容看着断了信号的手机,把它塞进包里。刚才太激动了现在才反应过来,拿着氧气足足的吸了一口,猛的有点头晕,随后才发现自己又流了鼻血。
回到酒店后他才又看到了郑在玹发给他的kakao,
“哥,我们一次一起去吧。”
李泰容只是回复了他几张拍下来的照片。
因为来不及啊。
去过的地方李泰容很少再去,更何况他有太多想去的地方了,所以他没有给郑在玹承诺,也没有应了郑在玹的承诺。最后的地方还是在日本,因为开始的地方也是日本,只可惜不能回到东京铁塔去告别。

郑在玹回来的时候看李泰容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把药放下然后把烧好的热水倒了出来。他在床边坐下,又用手探了探他头的温度,似乎还算正常,郑在玹松了一口气,
“没有发烧真是太好了。”
李泰容就看着他,也不说一句话,眼里的犹豫,紧张,郑在玹却也全都没有发现。郑在玹把他扶着坐起来,把药片拿出来,和水一起递给李泰容。
李泰容低头看着郑在玹递过来的水和药片,眼睛突然模糊了,郑在玹看不清他的表情,见他不接,把药片递到了他嘴边,开玩笑到“要我喂吗?”
他的眼泪突然就滴到了郑在玹的手上,滚烫的触感让郑在玹一震,药片也被浸湿了,
“怎么了,很疼吗?”郑在玹缩回手,放下水杯和药片,扶着他的肩膀凑到他面前,“我们去医院吧,去医院好吗?”

李泰容摇摇头却不说话,直到被郑在玹把头扶起来。他温柔的帮他擦掉眼泪,笑着,“都疼成这样了必须去医院了。”
李泰容刚被擦干净的眼泪又漫了出来。
终于他轻轻拉下郑在玹的手,自己胡乱的抹掉了眼泪,他看着他,最后开口,
“我不想去。”
“去也是我自己,不想跟你去。”
“我们分手吧,郑在玹。”

郑在玹愣了一会儿重新拿起水杯递到他面前,“别闹了,不要像小孩子一样啊,哥最近总喜欢说这样的玩笑。”虽然他这样说着,但努力想笑却笑不出来。
李泰容看着他然后接过水杯又重新放下,“我比你还大两岁,你说我是小孩子吗?”
郑在玹的脸也不得已的收敛了笑意,捏着的拳头越来越紧,但是又像是知道了理由一般,没办法开口问为什么,
李泰容抓住他握紧的手,一点一点的给他掰开,看着他看向自己的眼神,认真又偏执
“我缺点那么多,你有太多理由跟我提分手了……你别耗着我。就算再怎么当作没变也没用的,我已经装不下去了,我早就装不下去了。”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你了。”李泰容松开他,掀开被子站在地上,小酒店没有地毯,他的脚更加冰冷了。“我说,我不喜欢你了。”
“我啊,我不喜欢你了。”他的声音那么冷漠又陌生
郑在玹抱住他想要他住口,
他手抵在胸前想要推开,奈何被箍的太紧了,
“为什么?”
“我们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会突然就说不喜欢了,我哪里不够好吗,我可以变得更好,不要分手,不可以分手。”郑在玹在害怕,他不敢让李泰容开口,怕听到不想听的话
“不喜欢哪里还有理由,时间久了,就不喜欢了。”
“可是我爱你啊……”郑在玹又把他抱得更紧了些,身体不自然的在颤抖

李泰容一顿,放弃了挣扎“你爱我吗?”
“如果你爱我,那你的崔秘书和你是什么关系?”
郑在玹一愣,生生的被李泰容推开了。
“是谁……告诉你的”

“你连辩解都不要就承认了吗?”郑在玹眼里的恐慌让李泰容觉得心酸。
“……”
“所以啊,你难道想两个都能得到吗?”
“我们……”郑在玹想说什么,却始终开不了口。
“我觉得她很好,她工作能力强,作为女人对你应该也足够体贴……”李泰容一条一条的想要数出她的优点,却被郑在玹抓住了手然后打断,语气里的哀求让李泰容有些了意外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她的好,哥你不要把我推给她,我会和她断了联系,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对我多冷淡多无关心都可以,不要分手,我们不可以分手的啊……”
郑在玹眼里的泪水让李泰容呆住了一瞬间,随后就恢复了正常。
见李泰容不说话,郑在玹急忙拿起手机,手指颤抖着拨通了崔秘书的电话,
“我现在就跟她分手,我跟她说清楚,这样好不好,哥——”
李泰容惊讶的看着他拨出了号码,直到电话接通那边的声音传过来他才回过神,
“你和我住手啊郑在玹!”他挥手猛的打掉了郑在玹手上的手机,
“你在干什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哥!!”郑在玹叫着他,紧紧的抱住他,眼泪也终于流了出来,“你不要和我分手,不要……”

李泰容看着墙壁,感受着郑在玹的眼泪带给他的温热和冰冷的凉意,他眨了眨眼睛,
“不是她的错啊,不管她选择谁,她对我本来就没有责任的存在,她也没义务顾及我,但是你呢,你也不顾及我吗,明明和我保持着关系的你却和她也发生了关系,难道还要让我怪她吗。”
感受到郑在玹越发紧的的怀抱,李泰容反而觉得凄凉了。明明如果再早一点,就算你不这么用力我也离不开你。
“郑在玹,你啊知道我有多恨你吗,我就想把你插到我心里的刺全都插回你心里,我这么狼狈,明明是你的错,我为什么要这么狼狈啊。你原本就是很成熟的人,现在都已经到了真正该成熟的年纪了,怎么可以幼稚的去解决问题呢。”

他红着眼睛,松开怀抱,却又把李泰容的手抓的紧紧的。 “可是我不能和你分手,我不能离开你,太久了,我们太久了,我不能过没有你的生活,我以为你已经是我生命的一个组成部分了,我们不能分开了……”他说的那么坚定,让李泰容以为犯错的是自己,让李泰容也有一瞬间害怕没有他的生活。

郑在玹的话让李泰容想起一个中国作家的话,

她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即使不相爱了,也会选择相守。因为放弃这么多年的时光需要很大的勇气。当初的誓言,后来的责任,最后的习惯。

可是他做不到,惩罚他就是在惩罚自己,原谅他却又对不起自己,就像一群狼把一个人困住了一年,实际那个人也把狼困住了一年。想要真正的解脱,只能是离开了,狼也放过人,人也放过狼,彼此都是自由的。

他把手覆上郑在玹握着他的手,看着他泛红的眼睛,
“你们做过了吧。”这样肯定又正常的语气。
郑在玹一愣,犹豫着还是说了实话,“做过一次,真的,但是……”
“没有但是啊,做过就是做过了,出轨了就是出轨了,没有但是的。”李泰容看着他
“哥,我知道,我真的……”郑在玹对上他的眼神,
李泰容也没有挣扎,只是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笑着说,“你们应该继续下去的,这样或许可以有个孩子,虽然我知道阿姨很喜欢我,但她应该更喜欢孩子。”
“不是的!”李泰容的笑容让郑在玹心惊,急忙打断他的话,
“不是的,妈她喜欢你,她接受了你就没有再跟我提过多余的事,是我的错,妈也会怪我,会责骂我,甚至你让爸打我都可以,是我的错”

郑在玹的话却让他更伤心了,他们当年那么难又那么勇敢,承受着父母们的失望和反对,但是郑在玹却告诉他,我会在每一个灯火辉煌的地方抱住你。
而现在,最大的阻碍却是他们自己。
他抬起手抓住郑在玹的大衣,把头埋进他怀里
“可是郑在玹,你让我太痛了。”身体痛得快要死了,心也痛得快要死了。

这句话让郑在玹一动都不敢动了,不敢去打破现状,不敢去拥抱李泰容。他甚至走神的想,他什么时候哭的这么厉害过,但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