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分手的方式6


最终雨还是停了,他们也来不及看彩虹。烟花表演也结束了,最后的那一下,李泰容只看见了映在郑在玹脸上的火光。
他拽着郑在玹的手,直到感受到郑在玹回握的力量才松开,郑在玹低头笑着看他,“冷吗?”
他点点头。
郑在玹从口袋里抽出另一只手,取下李泰容头上的米奇头箍挂在手腕上,又在李泰容疑惑的眼神中取下自己头上的布鲁托头箍戴在了李泰容头上。松开手把耷拉着的两个耳朵盖在李泰容耳朵上,低下头抵住他的额头,“那我们马上回酒店做点暖和的事?”
李泰容脸瞬间憋得通红,想到自己处在人群中而下意识推了他一把,被推开的郑在玹却也没露出不开心的表情,倒像是调戏他成功了一样觉得十分开心,顺手把米奇的头箍戴在了自己头上,揽过李泰容的肩,“所以最后哥还是和我换了耳朵啦。”
李泰容看了一眼他得意的表情,是以前经常看到的样子。

两人回到酒店时已经很晚了,李泰容洗好澡坐在床上,郑在玹刚从浴室出来就看到李泰容拿着手机一脸苦恼的情景,“怎么了?”他问。
“在玹呐,这个酒店我们只订了一晚对吧。”李泰容苦着脸抬头看向他,
“对啊,你说明天要去大阪找悠太哥的吧。”郑在玹走到床边,把盖在头上的毛巾挂在脖子上,“怎么了吗?”
“刚才悠太说他不在大阪,可能过两天才会回去。”
“那我们在东京再住一晚就好了,反正总不能只去迪士尼就够了吧,东京不是有很多回忆吗?”说着还意味深长的冲李泰容眨了眨眼。
李泰容笑,“订不到酒店就只能睡马路了。”
“和哥逛一整晚都不会累的。”郑在玹把湿湿的头发往李泰容肩上蹭,“我们不是好久没有这样了吗?”
撒娇讨好的话让李泰容愣了一下。‘这样’这个词汇没办法包括所有的过去,但是那些过去又多又杂,李泰容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这样的词汇来代替。
他嫌弃的推开郑在玹的头,“我衣服都湿了啊,快把头发吹干了睡觉”说着把毛巾盖到郑在玹头上把他推起来,拉着被子躺下还边小声的嘟囔,“明天可以去问问一些小酒店还有没有房间,还好没有带很多行李,悠太太不靠谱了我得骂他了……呃”李泰容被额头上的温热突然止住了声音,抬头看着他面前放大的脸,“你干吗……”
“哥不应该亲回来吗?”嘴唇离开李泰容的额头,郑在玹不满的说,“晚安吻啊。”说着把脸又凑近了一些
“哦……”好像突然回到了过去的初恋气氛的李泰容有点没反应过来,也像是过去青涩的样子一下说不出话来,靠着床背拉开与郑在玹的距离,顿了顿,拉了拉被子遮住半边脸,“那你再过来点……”
郑在玹笑着把嘴凑过去,最后李泰容却亲在了他的脸上。
郑在玹用毛巾搓着头发站起来走开,还故意很大声的说话,“嘛,哥真的完全是个小气鬼啊”
李泰容冲着他撇了撇嘴。

早上李泰容是被自己得手机提示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的伸手抓过旁边的手机举到眼前,一大早眼睛还有点对不上焦,两条短信躺在手机里,熟悉的号码让他清醒就不少,
啊——还以为你忘了呢,我都快忘了你的存在了
李泰容烦躁的坐起来,胡乱的揉了揉头发,打算看看她发了什么,
“在日本开心吧”
嗯??跟你有关系?
“我没想到你会用这种幼稚的方法让他不和我见面,但最后你们还是要回国,你只是在强行挽留,你们早就走不下去了”

李泰容叹了口气把手机关上,又看了睡在身边的人一眼,
“我真的很想揍你。”如果不是你,我何必受她的气
郑在玹翻了个身,把手臂压在李泰容腿上,
“哥干嘛想揍我啊?”迷迷糊糊的声音显得他还在半梦半醒的状态
“因为你坏啊……”
郑在玹半睁着眼睛往李泰容身上蹭了蹭,搂着他的腰更紧了些,“呵呵,所以哥是傻”
我可不就是傻吗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酒店,倒也不算很差,只是没有了双人间,看着郑在玹苦恼的样子,前台小姐犹犹豫豫的开口,
“其实……我们单人间的床也够……够睡两个人……”
小姑娘红着脸说完之后又看了看两人的脸色,郑在玹对她挑了挑眉,她的脸便更红了。李泰容瞥了他一眼,把他拉到后面然后站到小姑娘面前,
“我们订两间。”
小姑娘愣了一下,然后说“好的,请稍等。”
郑在玹不满的瞪着李泰容,直到李泰容拿过房卡两个人走到了房间前还是瞪着,
“干吗?”李泰容又好气又好笑。
“为什么要订两间啊,浪费……钱。”
李泰容哭笑不得,把另一张房卡塞到郑在玹手里,“那我请你可以吗?”
郑在玹后退一步举起手耍赖,就是不接房卡“什么叫你请我啊哥这样说很过分啊……哎呦哥为什么要多开一间房啊。”
“拿着。”李泰容一秒严肃脸。郑在玹一愣,委屈的靠过去,让李泰容把房卡插进了衣服口袋里。李泰容被他逗的好笑,“干嘛,在家里不是天天一起吗?”
“可是我和哥很久没有一起旅行了,而且以前这个时候哥都是一个人出去,留我在家独自寂寞。”郑在玹还是不肯罢休,站在房间门口一副我就是要进你房间的架势。
“那你不是更应该习惯了吗……”
郑在玹被李泰容噎得说不出话。
“好啦趁现在还早快点去放了行李收拾收拾,等会儿出发去浅草寺怎么样?”李泰容推了郑在玹一把,推到了对面他的房间门口。
“哦……”郑在玹撅着嘴一脸不甘心的望着李泰容,李泰容毫不留情的关了门。

在和李泰容第一次一起过日本的时候两个人也一起去过一次浅草寺,都说浅草寺的签很准,所以郑在玹也去跟着求了一个,当时他要李泰容也跟着求一个,可是李泰容说不愿意去尝试探寻未知的东西,郑在玹翻了个白眼说他是为自己找借口的胆小鬼,李泰容不管郑在玹的激将法最后还是没求,浅草寺凶签是出了名的多,虽然说绑在哪里就不会灵验,但看到自己的未来被一个签去概括了下来心里还是会有所顾忌。结果后来郑在玹果然就抽到了凶签,那时候他前一天才跟李泰容告白成功,他气极了,拉着李泰容一起把凶签绑上,李泰容就在旁边笑他。所以李泰容提议去浅草寺他还有些惊讶,他以为李泰容对那种地方是不感兴趣的。
到达浅草寺后郑在玹的心都放在了两边的小吃上,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再来一份抹茶刨冰,李泰容拉了拉他的衣袖,“嗯?”他回头看李泰容,“怎么了?哥要吃什么?”
李泰容摇头表示不想吃,“我想进去求个签,你在外面等我吗,还是你也要去?”
“诶……哥以前不是不信这个吗?”
“我才没有不信。”可能是喜欢逃避和未知而已
“我不要求了这里凶签超级多,哥去求吧,看哥的运气会不会比较好。”郑在玹笑着摸摸李泰容的头,“抽到吉签要告诉我哦,凶签不用理它就好了。”

寺里的人挺多,李泰容等了一会才开始求签,摇出九十八号签,李泰容拿着签去找对应的签纸。
九十八……李泰容对着数字一个一个的找,看到之后把签拿了出来。
欲理新丝乱
闲愁足是非
只困罗网里
相见几人悲

拿出在网络上开始直接搜索浅草寺第九十八号签的意思,结果不出所料的还是凶签,下面有网友很详细的解释,李泰容看着看着却无言了,好像突然知道了别人为什么说浅草寺的签很准,又或许是恰好碰到了心里的魔障吧。李泰容把签绑好,搓了搓手便离开了。

他一出寺门口就看见郑在玹在等着他,看他出来了便很开心的跑过来问他签怎么样,李泰容装做不开心的样子撇着嘴,“签说我最近会爱情不顺。”
“啊……我就说这里太多凶签了,哥不要信啦,以后都不要来求了。”郑在玹拉着他的手安慰

冬天天暗的很快,两个人打算离开的时候天已经近乎黑了,后来说要购物就去了银座,
“要给同事带礼物吗?”李泰容突然凑近问他,
郑在玹像是被猜中了秘密一样,突然回过神看着李泰容认真的表情,“随……随便带点儿吧。”
“香水可以吗?”
“嗯……嗯”郑在玹胡乱的点头。

回到酒店后,李泰容在门口把郑在玹买的东西以及礼物递给了郑在玹,“早点睡觉吧,明天我们去东京铁塔。”
郑在玹接过袋子,看着李泰容关上了房门。

李泰容洗漱之后躺在了床上,郑在玹也没有来敲门。他想起白天的那个签,始终有点不能释怀,当时帮他解签的人看了签又看着他,问他是不是有心事,被陌生人这么问李泰容还觉的有些突兀,一时答不上话,
那人拿着签纸告诉他,
欲理新丝乱  就像想恢复杂乱的丝线一样,想要除去心里的痛苦也同样困难
闲愁足是非  独自的抱着痛苦,连是非也难以发现
只困罗网里  像鱼被困在网中,越挣扎只会有越多的 痛苦
相见几人悲   身边悲伤和烦恼的事很多,但是如果有信心的话,能够逃离的吧。
那人告诉他,签不管是凶是吉,都不是指示未来,而是指导未来。
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却没办法忽略解签人说的话。郑在玹居然这么老实的没有来找他,这倒是让他有些不爽了,这么早郑在玹不可能睡了吧,这样想着李泰容从床上坐起来,抱着枕头下了床,或许和郑在玹看一部电影再睡觉会更好,他才刚打开房门对面说话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断断续续的听不清楚,却能听到是在说话。小酒店的隔音大概都不太好。
李泰容愣了一下,关上房门,站在郑在玹门口,等着他通话结束。等得有点久他便累了,抱着枕头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小酒店的暖气不够,李泰容觉的冷极了,可就是挪不开脚,站在门口动也不动。

“不清楚,可能过几天才会回去吧。”
“既然答应了他就肯定听他的意愿了。”
“公司最近还好吗?……知道,辛苦你了。”
“礼物会给你带的,不知道你要什么,回国之后你再自己选吧。”
“嗯,知道了。”
“这种话以后不要再问了好吗?”
“好了,我知道,这个话题可以停了。”
“……”
李泰容不可否认的听出了郑在玹语气里的迁就,也有可能是他天生就带有的温柔,两人的对话似乎不欢而散了,但李泰容觉的更冷了。他抱着枕头在郑在玹门前盘腿坐了下来,自嘲的想应该看看手机,看那个女人是不是又给他发了什么信息,一摸口袋才发现,身上穿的根本就是没有口袋的睡衣,不仅手机没带,连房卡也没带,这下是真的没有退路了。
李泰容终于忍不住把头埋在了放在膝盖上的枕头里。

就像画画一样,在白纸上作画容易,在一副完整的画上再添一笔都是困难。我们走的越久,我们的画就越完整,到后面就越无从下笔,如果我们的画纸不够大,我们就只能停止继续作画了。爱情在最热烈的时候才真正开始,而开始后就不可避免的要走下坡路了。
她没有说错,我就是在强撑而已,你爱我又怎么样,可是你并不是非我不可。

不知道是通过伤害自己想得到什么,但是李泰容就是习惯了伤害别人又伤害自己来获得安全感。
在郑在玹刚成年那会儿,他带着郑在玹去酒吧,好看的面容一会儿就吸引了一大堆花蝴蝶,看着郑在玹慌张的样子李泰容反而很开心,还一个劲的逗他,后来郑在玹真的有些生气了,拉着李泰容就走出了酒吧。两人在一起之后郑在玹向李泰容控诉他当年的过分行为,李泰容说觉的他对于不在乎的人露出的冷清神色他很喜欢。那时候李泰容也对他说,因为我知道你不是非我不可。所以可能就总是迫切的证明我对于你的不同吧。
我们为了成长而成长的同时,离陪我们成长的人也越来越远了。

后来郑在玹开门的时候李泰容直接倒在了他的腿上,身上也都冰冷了,郑在玹吓得一把扶起他,“哥你没事吧?”
李泰容揉了揉眼睛,把枕头塞到郑在玹怀里然后自己也蹭了进去,“本来想和你看部电影,结果忘记带手机和房卡了。”
“你可以敲门啊,你这……冷吗?真是笨死了。”
“你没听见。”他把脸埋的更深了点
“嗯?怎么可能”
“你就是……没有听见”
“才不是”郑在玹抱着李泰容发抖的身体然后关上门,搓了搓他的后背让他能更暖和些,“你肯定是自己太笨了又不好意思承认。”
“……”
“怎么不说话了?承认了?”
“……”
“嗯?”
“我就是笨死了”李泰容紧紧的抱着郑在玹,身体的颤抖越发剧烈,郑在玹感觉胸前有点湿了,直到抽泣声溢了出来。郑在玹吓得扒开李泰容的脸,满脸的眼泪让他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哭啊,哥……”
“哥……不要哭了,对不起,对不起”他慌张的给李泰容擦着眼泪,“对不起,哥这么委屈了,我不该嘲笑你的,对不起啊,哥不要哭了,哥一哭我都要哭了……”
可是李泰容的眼泪就是止不住。
谁说的唯有爱情和你不可辜负,明明世界上有很多你不能辜负的东西,明明爱情那么容易辜负。

在李泰容终于止住眼泪后郑在玹让他坐到了床上,换了身衣服然后也钻了进去。
“哥要看什么电影?”
“《言叶之庭》。”
“嗯?不是看过吗?”
“还想看。”
想看那个少年和他说爱着的那个老师,看他们擦着爱情的门角轻轻的飘了过去。即使最后没有在一起,却不会让人对爱情失望,他们拥有了爱情最美好的时刻,爱情存在在将得未得之际。

评论(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