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分手的方式4

李泰容难得的没有离开在郑在玹的办公室看他工作就坐了一整天,崔秘书前后也就进来过两次,每次都是送了文件就马上出去了。
说实话崔秘书留给他的印象倒是和手机里给他的印象有所颠覆,不像短信的语气一样咄咄逼人,反而面对他时有些心虚,连眼神也不敢对视,看着避开他的眼神的女人,李泰容反而觉得自己像是欺负了她。
李泰容想,她到底是在装弱者还是手机里的她因为有了屏幕的距离才那么有气势?如果怕他为什么今天又把他骗到公司来。
不过我没有表情的时候的眼神确实挺凶的,想到学生们对他的评价李泰容不自觉轻笑了一声
听到李泰容笑声的郑在玹抬起头,也不自觉的露出笑脸,“笑什么?”
“没有。”李泰容摇摇头
郑在玹挑眉,接着低头开始工作,“哥会无聊吗?”
“还好,在家也一样无聊。”李泰容边刷着手机边回答
郑在玹一顿,低着头接着说,“哥通常不是会去旅行吗,今年不去?”
李泰容划手机的手停住,放下手机挑着眉头看向郑在玹。感受到他强烈的眼神的郑在玹抬起头,看着李泰容露出戏谑的表情,心里突然慌了起来

“你以前还总不想我一个人去旅行,今年却要赶我走吗?”李泰容刻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更严重。
李泰容的话让他有些不安。因为知道李泰容一定听到了他和崔秘书的对话所以他努力的回想两个人的对话有没有哪里会让人想歪,却因为心虚的原因又觉得每句话都容易多想,李泰容的这句话让他更加不确定了。他手紧紧捏着笔,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李泰容,反复张开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意料之中的郑在玹的反应,李泰容也没有等他回答,
“我想去日本,想去找悠太。”
郑在玹又无话可说了。

大学毕业之后中本悠太回了日本,之后虽然一直保持着联系,但这么多年见面的机会却少之又少。郑在玹觉得李泰容是懂的,虽然中本悠太没有说出过口,可是李泰容这样敏感的人不可能察觉不到。
中本悠太当年有太多的优势,他比自己更早认识李泰容,他比自己知道更多样子的李泰容,他比自己更会付出和保护,可是他还是输了,只输了不敢提前说出口这一步。
毕业之后中本悠太告诉李泰容他要回日本工作,李泰容愣了一下却没有说除了祝福以外的多余的话,没有闹着说为什么之前明明答应留在韩国,毕业却变了卦。
郑在玹陪中本悠太外出给李泰容买礼物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他,“如果泰容哥让你留下来,你会留下来吗?”
中本悠太盯着放在郑在玹面前的蓝色天鹅绒盒子眼眶突然就红了,
“他不会劝我留下来的。”
“你知道吗,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他知道怎么保全自己,他很自私,他最爱的永远都是他自己,他从来不会留给别人后路。”
郑在玹想到他陪着中本悠太买礼物时,中本悠太走到了情侣专柜,郑在玹愣了一下,却也没有表示不满,可是售货员问中本悠太送给谁,他却说送给朋友。
深知自己所在专柜是情侣款专柜的售货员在愣了一两秒之后便没有说话,而是弯腰拿出了一款手链放在他面前,像是无情又像是同情,告诉他,这款最适合你。
看似错综复杂的绞在一起的银丝,即使有些万千的联系却能轻易分开,它终究只是自己,他也是自己。

郑在玹看着他买下手链,看着他把包装好的盒子递到自己面前。
郑在玹突然为自己庆幸,大过了对于中本悠太的心疼。
他当初信誓旦旦的向中本悠太保证着,所以想向中本悠太证明他们很幸福的心情比想向父母证明的心情还要强烈,他还是一直把中本悠太当作李泰容的后路。

他刚想开口,李泰容却接着说,“在玹能陪我一起去吗?”
李泰容像是故意的,看着郑在玹桌上堆成小山的文件,像是在等着他的拒绝,像是在告诉他,我在给你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但他又无法忽视自己内心的期待,他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比较希望哪一种结果。
“等几天不行吗?”郑在玹看着李泰容认真的表情才知道他没有开玩笑,有些为难的开口
“你没时间就算了,反正我一直是一个人。”
按理说是预想的结果,也是自己在等待的回答,但李泰容觉得自己的语气里多了抱怨。
“没有!真的……给我一天时间好吗?”郑在玹语气里是真实的急切
李泰容也没有再反驳就答应了。

年初的日本酒店都被中国人攻占了,郑在玹好不容易才订到了一个酒店,然后买好了后天去东京的机票。晚上他和李泰容讨论要去哪些景点,因为年初旅游的人太多要提前订票,本以为李泰容会说去东京铁塔再看看,李泰容却突然说了迪士尼乐园,
“冬天去迪士尼吗?”
“嗯,因为没有和在玹去过。”
郑在玹无奈的笑笑,在度假区再订了一间酒店才把原本的酒店退掉,和要提前半年才能订到想要的房间的主题酒店相比,在这个时期能有度假区酒店已经很幸运了。
“可是在玹真的没关系吗?工作完成了吗?”李泰容趴在郑在玹的背上看着他订好了酒店。
“没关系,我们不是很久没有一起旅游了吗。”
“以后哥想去得提前告诉我吧,去迪士尼却不住主题酒店太可惜了。”

李泰容蹭了蹭郑在玹的脖子,小声嘟囔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他听,“不住也没什么,以后应该不会想去了。”
“嗯——”郑在玹回头抵住他的头,“为什么?”
“啊——我好困啊,我要去睡了。”李泰容站起来揉了揉眼睛回了房间,郑在玹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也关了电脑。

李泰容记得悠太跟他说过东京迪士尼乐园是分手圣地。
日本的分手圣地有很多,大部分都是没有具体缘由而被赋予了被诅咒的含义,但是迪士尼乐园不一样。
当时他问悠太,“东京迪士尼不是有很多情侣吗,为什么会是分手圣地?”
中本悠太好像为那些理由感到丢脸,但在李泰容期待的目光中正了正脸色还是告诉了他,
“因为人很多,排队太久了就会无聊,会开始责怪对方,然后就会吵架导致分手,或是男方不懂女方的公主梦,女方不会欣赏漫威的英雄,又或者是‘你居然更喜欢米奇(米妮)而不是我’这种幼稚的理由。”
李泰容懵了一下就笑倒在床上,说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理由。
中本悠太一秒变严肃脸,说“但是不管理由多可爱,他们确实是分手了,说到底是爱的不够。”

东京迪士尼是分手圣地这个原因当然不是李泰容选择它的理由,他只是想和郑在玹以恋人的身份再看一场烟花表演,
之所以想看烟花这么少女的东西,是因为曾经他看到一个演员的采访,他并不喜欢那个演员,但是演员说了一句话却让他印象深刻,他说,
“在现场看迪士尼的烟花和在网路上隔着屏幕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尤其是在特殊时期和爱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会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烟花的熄灭而消失,所有一切都能够重新开始,这样的浪漫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像日本人无法拒绝樱花一样,所以如果一个人想向女生求婚的话带她来看一场迪士尼的烟花就好了。”
他想看看那场被演员无限扩大的美好,如果失望了,他就可以放下对那份浪漫的憧憬;如果真的那么美好,他也想能有一个自己的“重新开始”。

他们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上了提前叫来的接机车先去了度假区的酒店,简单洗漱之后两人便睡下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没去过东京迪士尼,有些部分是按上海的迪士尼来写的,应该都差不多,有bug也请宽容的忽略吧)
在第二天快要开园之前才到乐园门前的两个人看到排着的长长的队伍都被吓到了,大概没想过冬天还会有这么多人。好不容易进了园内,为了配合气氛而分别戴上了米奇和布鲁托的耳朵,李泰容还难得撒娇的让郑在玹和他一起换上了米奇的鞋子。郑在玹觉得这样的李泰容让他有些回到了过去的感觉,这个快三十的男人还是能够在身为弟弟的他面前露出可爱的样子。
今天的天气还不错,阳光明媚,重点是没有下雪,虽然风吹在脸上还是会刺痛鼻子也变得通红,但在尖叫声和李泰容握紧的手中都变得微不可闻了。
每次这种美好李泰容都是一个人吗?郑在玹不禁这么想。但他不知道,一个人的时候,李泰容从来不会来这种吵闹的地方。
快到吃饭的时间两个人提前进了餐厅,点好餐就坐了下来,
“哥还有什么项目想尝试吗,或是想要……购物?”
李泰容觉得郑在玹头上垂下来的布鲁托耳朵可爱极了,一直捏在手里,一边揉一边回答,“随便逛也可以啊,有什么喜欢的项目就先去拿FP,然后等到时间了再去玩就可以了。”
郑在玹笑着看着李泰容,捂住他一直蹂躏耳朵的手,“哥想怎样都可以——要和我换耳朵吗?”
李泰容一愣,憋红着脸把手抽了回来,郑在玹也没有再调笑他。
“那个……你们是韩国人吗?”隔壁桌的女生凑过来问,
“你们也是吗?”李泰容觉得还挺巧。
“对啊,我们两个来日本度假啦,碰到国人好开心啊。”两个女生在确定他们是韩国人之后毫不在意的就坐了过来。
郑在玹眯着眼,把李泰容拉过来坐的离他更近一点。
“你们也是两个人吗?”
李泰容点头,“嗯,也是来旅行。”
“那要不我们下午一起吧,人多也会热闹一些。”女生高兴的提议
李泰容看了郑在玹一眼,刚想说话就被郑在玹抢了先,“可是我们下午另有安排,可能会提前出园,还是别打扰到你们了吧。”
女生大概没想到会被拒绝,一时也想不到要说什么只能放弃。最后走的时候女生向李泰容要电话号码,李泰容愣了一下,笑着拒绝然后留下了kakao,让女生以后加他,女生有些不满足但还是记下kakao然后离开了。
“哥干嘛把kakao告诉她啊,她是想追你吧。”郑在玹在女生走远以后凑到李泰容面前,不满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像以前
李泰容笑着翻着手机,果然看到了新的添加请求,“多留几分桃花总是没错的。”
“她看起来还那么小,像学生。”
“怎么,我看起来很老吗?”李泰容挑眉
郑在玹泄了一口气,“不老,我老。”
李泰容抬头看了他一眼,忽视了那条添加请求,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走吧我们先去漫威迷的乐园吧蜘蛛侠。”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