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分手的方式2

元旦的前一天,让李泰容忙了大半个月的年末表演终于要正式开始了。李泰容倒是没想过郑在玹会来,因为他根本没给郑在玹说过表演的事,所以当他在后台遇到等着他的郑在玹的时候反而有些手足无措。
    说起来他也觉得神奇,他们俩认识了这么多年,居然对于不属于两个人一起的部分都几乎没有参与过,就像李泰容从来没让郑在玹送他上过班,他也从来没去过郑在玹的公司。

    说的好听是对对方的信任,给对方自由,说的难听的话不就是对于对方的生活毫不在意吗?
原来问题在最开始就存在的啊。李泰容这么想着觉得有些搞笑。
    李泰容曾经看到过一句形容巨蟹座的话——被动,被动到死,宁愿失去也不会主动。当时他不承认,郑在玹却特别委屈的说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才忍不住告白。郑在玹当时还对李泰容说,“我觉得哥喜欢我,所以我给哥写了那段话,可是我没再提过,哥居然就什么都没说,那时候我就知道,如果我的告白不是直接的说出来,哥大概一辈子都会这样默默的看着我,或是违背自己的心和别人结婚,心里却还是想着我,所以我告白了,因为心疼哥。”
郑在玹的表情真挚,语气却十分欠揍。
可是他还跟李泰容说,“哥不用主动的,永远被我引导着,就可以了。”
现在去想,这是多么自私的话。
你变了,却还想引导着我的一切

在两个人在一起之前的李泰容有一段时间很迷茫,就是没有什么特别原因的莫名的忧郁,有点类似于人们常说的中二病时期,只不过发作的时间推迟到了大学。发呆会乱想,上课会乱想,看书也会乱想,想人生,想世界。后来他实在受不了这种状态了,就上网搜索了解决的办法,网页上出来被的赞得最多也被踩得最多的是同一条,上面写着,去找一些少女心满满的无脑恋爱小说看看。
他半信半疑,又去网络上搜索了有那些比较有名的恋爱小说,找了被吐槽的最厉害的那本买了回来。
    在刚拿到书看到封面的时候李泰容就翻了个白眼,果然被叫无脑恋爱小说不是没道理的。故事的内容其实再简单俗套不过,不过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生,意外的邂逅了男二,并让男二一见钟情,随后遇到男主,两个人从互相讨厌到互相都产生了感情,而女主却又无法忽视男二的好,对男二的感情也太过模糊不清,到最后,李泰容也开始好奇女主的选择,虽然他始终不懂那么完美的男一男二,为什么会喜欢除了自尊什么都没有的女主。
    李泰容突然觉得这个方法居然还是有效果的,他一边吐槽作者神奇的脑回路,一边又感叹作者所塑造出来的浪漫,突然想谈恋爱了,也突然想到了郑在玹。
    有一次郑在玹去他宿舍找他,看到了放在他床上的那本书,有些惊讶李泰容居然会看这种书,还来不及再看看李泰容就从浴室出来了。
    书的内容很长,按照一般的套路,大概到最后女主才会做出选择,李泰容好奇结局,看这本书倒也算看的认真了,可是现在李泰容却想不起结局了,因为在他好不容易看到最后一章的时候,读到终于女主要做出选择的部分,他翻开那一页,却是一张突兀的黄色便利贴纸粘在那上面,遮住了他想看的结果,可是他没有揭开那张便利贴去看女主的选择,因为便利贴上面是他无比熟悉的字体,写着,“哥有时间看这些东西的话,不如花点时间和我谈恋爱吧”
——————
    他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问郑在玹,“你怎么过来了?”
    郑在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刚才看了你的学生的表演,很棒。”
    郑在玹逃避问题的做法让他有些不满,那让他觉得大概是那个女人没时间陪郑在玹,所以他才来看表演。
“你先回去吧,我得等表演全部结束才可以走,还有挺久的。”
李泰容冰冷的语气让郑在玹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然后瞬间恢复了表情,温柔的笑着对李泰容说,“我等你吧,想带你去个地方。”
李泰容一愣,“去哪里?”
“秘密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着习惯性的去揉了揉李泰容的头。李泰容僵了一下,也没有再说话。
郑在玹看的不算认真,一心想着的都是快点结束了带李泰容离开,可是舞台上表演双人舞的孩子却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想到大学和李泰容一起跳舞的时光,突然发现自己好久没有再跳舞,也好久没有看李泰容跳舞了。
舞台结束后要和同学们开一个短会,郑在玹说等他,于是就是一边坐着,安静的刷着手机。手机铃声响起,看到屏幕上的名字的时候郑在玹下意识的看了看正在和学生们交流着的李泰容,李泰容也看了他一眼,他一紧张,直接掐断了电话,过了没多久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他马上接起来然后走了出去。李泰容听学生们说着关于舞台的一些问题,看着走出去的郑在玹,被学生叫了好几声才回过神。
“对不起啊,你继续说。”李泰容抱歉的看着学生,
学生笑着说没关系。

郑在玹走到外面,室内外的温差让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吗?”
“我今天说过这几天没办法陪你的。”
“我得陪着他……”
“我以前就说过着,这些节日没办法陪你过,我以为你早就理解了的”
“……”
对方的话让他说不出话来,沉默了片刻对方便挂了电话。
她说,如果你打算陪他一辈子你根本就不会和我在一起。
他的手被冻的没了知觉,僵硬着把手机放回口袋,搓了搓手,一转身却看见李泰容正站在门口看着他,他一愣,惊得不知道怎么开口,
“哥……哥你们……结束了吗?”
李泰容点点头,看着郑在玹的眼睛却不说话。郑在玹有了一瞬间的惊慌,李泰容却转身进了室内,他捏紧口袋里的手机跟在李泰容后面,像个做了错事被发现的孩子。
“在玹,你还是先回去吧,我和学生们还有聚会。”李泰容边穿外套边说。
“……”郑在玹看着李泰容,“可是……”
“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不行吗?”李泰容看着郑在玹,语气和表情都是在征询意见的真挚样子,说出来的话却让郑在玹无法反驳,
“我不能一起去吗……”
“可以啊可以啊!”还不等李泰容开口学生们就着急的同意了。李泰容苦笑,果然郑在玹的脸还是不管男女都会喜欢的类型。

郑在玹从没觉得自己老,说实话三十岁不到的年龄也确实不老,但是一旦和一群刚成年的孩子一起就察觉到了差别。
    李泰容和学生们关系挺好,在课堂之外的地方李泰容全然不是那种严格冷漠的样子,意外的温柔,所以学生们也不会怕他,吃饭的时候一直开玩笑说着李老师有这样帅气的朋友也不舍得早点介绍给学生们,李泰容只是笑,说现在不是也认识了吗?
“诶诶,在玹哥,李老师有女朋友吗?”一个女生靠过来像是说悄悄话的样子,声音却一整桌都能听到,同学们看到终于有人敢问这个问题了也一下都围了过来,全然不顾旁边的李泰容杀人的眼神,“对啊对啊,李老师有女朋友吗?长得漂亮吗?”
郑在玹看了李泰容一眼,笑着说“没有哦,没有女朋友。”
同学们都是一脸不信,“不可能吧,李老师这么好居然没有女朋友。”
“哈哈哈哈哈,那我们也心理平衡了”男生们笑的前仰后合,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猛的坐起来问郑在玹,“那在玹哥呢,有女朋友了吗?”
“对啊对啊,在玹哥呢?”女生们眼睛亮晶晶的
郑在玹一愣,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下意识的看了李泰容一眼,对方却完全没有要理他的意思,他尴尬的笑了笑,男生们又开心了,
“哈哈,在玹哥有吧,太好了,不怕有人抢我们班女生了”
“什么啊,在玹哥可没说有”女生们不满的瞪着男生。
“那个……”郑在玹想辩解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他有女朋友了,你们都别想了。”旁边一直安静吃着东西的李泰容终于开口了。
听到李泰容的话的瞬间郑在玹觉得自己像是被雷击中了一般甚至有些耳鸣,看着李泰容,对方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他收回眼神,拿起筷子开始吃饭,却觉得自己剧烈的心跳声全桌的人都能听到。
吃完饭之后拒绝了学生们一起去KTV的邀请,李泰容和郑在玹上了车。
“你要带我去哪里?”
郑在玹握着方向盘的手还有点抖,没有回答他却问道,
“哥为什么,说我有女朋友啊?”
    李泰容看了他一眼笑出声,“随便应付他们呗,看不出我们班女生很喜欢你啊。”
郑在玹松了一口气,笑了出来,“这样啊……”
李泰容勾着嘴角没有说话,也没有再问他他没回答的问题,反正马上就知道了。但是他再醒来的时候却是到家了,郑在玹在一边看着他,
“怎么不叫我,为什么回家了?”
“反正时间够就让你多睡会儿,先回家换了衣服再去。”

    后来郑在玹把车开到了汉江边他才知道郑在玹的意图,
    “干嘛突然要来看日出?”李泰容越来越不懂郑在玹了,要是想淡下来然后离开就该彻底淡下来的什么都不做才是,不是去看他学生的表演,不是带他来看新年第一天的日出。
    “因为好久没看了,上一次都是六年前。”
    郑在玹说的是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跨年,两个人瞒着宿管阿姨,半夜穿着厚厚的衣服翻墙出了宿舍,一路从学校走到了汉江,走的很慢,手却握的很紧。
    当时他也问郑在玹为什么突然要看日出,郑在玹捧着他被冻红的脸轻轻的揉着,笑着说,新年第一天的太阳不是就该和最重要的人一起看吗?
    所以他现在还是问郑在玹同样的问题,郑在玹的回答却让他觉得有了些告别过去的意味。
    我们是不是,只有过去了?
    那天和今天一样下了雪。那天他们在路上被风吹得眼睛都睁不开,到了汉江却突然发现他们连帐篷都没带,而离天亮却还有好几个小时,郑在玹就把棉衣拉开,把李泰容裹在里面,两个人坐在小亭子里吹着冷风,冻得只发抖但看着对方的样子又止不住的笑了出来,像两个小傻子。
    李泰容觉得可能真的是时间不多了所以他才总是陷入回忆,等到回忆被消耗光,支持着他留下来的力量这就消耗光了。
    他下了车,郑在玹虽然有些惊讶但也跟着他下了车。雪被踩得嘎吱响,在只有风声的夜晚里显得有些突兀。
    “哥?你……”
    “在玹,要打雪仗吗?”李泰容打断他的话问道
    “嗯?哥想玩吗?”
    “嗯。”李泰容点点头
    “好吧,那开——噗——哥!你怎么直接开始了!!”郑在玹被李泰容砸了满脸。
    “哈哈哈哈哈”看着郑在玹狼狈的样子李泰容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
   
后来两个人闹了一会儿,大部分都是郑在玹单方面挨打,他也不在意,做样子的跑两下。可是李泰容越扔越快,有些雪球都没有捏成型就被扔了出来,在半途又散成雪花。郑在玹终于发现了李泰容的不对劲,
“哥?”他叫着李泰容向他走过去。
李泰容蹲下来又捏了个雪球,直直的对着郑在玹砸了过去,郑在玹也不躲,又冷又硬的雪球砸在脸上瞬间就有了一个红印,雪散进毛衣里,凉的他生疼。
他也不在意,只是瞥见李泰容通红的手,又笑着把他的手包起来搓,
“不玩了,冷吗?”
李泰容一愣,差点就哭了出来,把手抽回来放进口袋,“不冷。”
太阳快出来的时候李泰容在车上睡着了,郑在玹怎么也叫不醒,他透过车窗看着在江面慢慢升起来的太阳,又看见被光照着了的李泰容大概觉得刺眼所以不自觉的转到了另一边,郑在玹笑着把毯子盖在李泰容身上,李泰容便缩得更紧。
     李泰容看着窗外被雪反射的阳光,又闭上了眼睛。
对不起啊在玹,不想再和你看日出了。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