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分手的方式1

微博上都发过了,发现乐乎上玹容太少了,希望两边都能够多点粮所以在这里也发出来,网络好的话我就会尽快补上的,以上
==========
正文

李泰容再三的确认了短信的内容才最后放下手机,郑在玹还没有回家,大概这段时间都太忙了,两个人的交流达到了七年来的最低值。李泰容想,七年之痒果然不只是一个玩笑话而已啊,热情被消磨,爱情又来不及转变为亲情,这样不前又不后的关系,最容易断裂不是吗?
    第一次收到这种短信时的崩溃到现在的麻木,他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爱是否被消磨了。
他吸了吸鼻子,把煮好的面端到客厅,打开电视,边看边吃。
    最开始的时候他和郑在玹会把家务分的很清楚,可是他作为舞蹈老师,一天工作下来经常动都不想动了,郑在玹只会笑着摸他的头,把所有的家务都做完。
    中本悠太常说,遇见郑在玹的李泰容一定花掉了人生一半的运气,还喜欢气李泰容,总问郑在玹,“他啊又敏感又倔强,还有强迫症和整理病,并且控制欲超级强,我都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喜欢他呢,你是不是没有人了才看上李泰容啊?”    郑在玹笑着点头,“对啊,就是没人了嘛。”  
那时李泰容被气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要吃了郑在玹的样子。郑在玹安抚的揉着快要喷火的李泰容的后颈,
“没有人让我这样喜欢了。”

“放屁。”李泰容吃着面,看着电视剧里说着情话的主角吐出这句话,可是他还是很不争气的又羡慕又怀念,看着里面哭的稀里哗啦的主角,自己却也哭了出来。
他把手机回到主页面,翻看电话簿打算给中本悠太打电话,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还刻意清了清嗓子,
“喂。”
“喂,悠太……”
“泰容?怎么了?”大概是好奇李泰容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大方给自己打国际长途
“悠太……我想和在玹分手了。”李泰容忍不住又吸了吸鼻子。
“他不让你吃冰淇淋?”
“……”
“他抢你的甜点了?”
“……”
“你说话啊,不会是他逼你吃不爱吃的菜吧!太过分了!!”
“悠太……我认真的!”对于悠太的调侃李泰容有些愤愤不平
中本悠太很不客气的笑了出来,“拜托,你哪次不是认真的啊,每次都赌气,他是为你好,别任性了,乖啊”
“你到底是我朋友还是他朋友!”李泰容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当然是你朋友啊,可是我把你托付给他,他把你照顾的很好不是吗”
“可是你就知道帮着他,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李泰容压制的哭声不小心泄了出来,干脆就不再隐藏的哭出了声来
这样的反应倒是把中本悠太吓到了,他了解的李泰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这样在别人面前哭出声的人。他愣了一会,突然心疼的什么都说不出口,想了好久才说,
“泰容,我不在你身边,你不要哭好吗?”
李泰容顺势坐在地上,抹了抹眼泪,
“悠太,我要和郑在玹分手。”

可是李泰容最后还是不敢告诉中本悠太他怀疑郑在玹出轨的事,不管是出于尊严,还是对于郑在玹的维护。
那个号码已经不止一次给他发短信了,语言里的炫耀和攻击也让李泰容没办法忽视,可是他却不敢去和郑在玹对质。
他给郑在玹发了条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以为他会像以往一样说“你先睡吧,不要等我。”
但是他却很快回复,“马上到家了,别怕。”
像最开始一样告诉他,有我呢,别怕。
李泰容想,怕什么啊,什么都不怕。可是勾起的嘴角还来不及感动,在看到了郑在玹的回复之后才发现在他回复之前还有一条新的短信,又来自那个号码。
——————
中本悠太在李泰容挂了电话后就给郑在玹打了电话,什么前缀都没有就直接的问道,“你和泰容吵架了吗?”
郑在玹一愣,放在还在批阅的文件,“悠太哥?没有吵架啊。”
“那泰容为什么哭了,为什么说……”悠太停了口
“哭了?”郑在玹也有了些讶异和慌张
不管再怎么调侃,中本悠太始终是护着李泰容的,就像他问郑在玹时说出的话,实际是在问郑在玹,李泰容敏感又倔强,你能保护好他吗?

“他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想说些什么的郑在玹没有开口,“我……不是太清楚,我们最近都太忙了。”
中本悠太翻了个白眼,“你挺尽责,以前跟我说的话都是玩笑。”
“悠太哥……”
“别叫我,自己看着办,挂了。”说着无情得便切断了电话。
郑在玹叹了一口气,看了看那人发给自己的短信,回复到,“对不起啊,我突然有事,不能过去找你了。”

————————
郑在玹回来的时候李泰容还保持着和中本悠太打电话时的姿势,坐在地上翻看着手机。听见开门声抬头,放下手机,看着他却也没用说话。
郑在玹叹了一口气,“哥怎么坐在地上,别冻着了。”说着走过去想要把他扶起来。见他走过来李泰容却自己很自觉的站了起来,避开他伸过来的手,拍了拍皱了的衣服,
“开了暖气,不冷。”
郑在玹的手僵了一下随后收了回来,换上一如既往的笑脸,“今天怎么样?”
“没怎么样,学生有年末表演,就帮他们排练。”
“练的怎么样?”
“还好。”突然又没有话说了。

李泰容觉得他们俩都挺可悲的,但或许郑在玹更可怜,最开始都是怀着要永远爱着对方的心生活下去的,但在热恋期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有哪一天会突然就不爱了,想想都觉得不舍得。他还是心软着主动开了口,“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公司忙完了吗?”刚说完李泰容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样的话有太多的质问和抱怨的语气。
“担心你。”郑在玹抿了抿嘴,“悠太哥说你心情不好。”
李泰容心里暗骂中本悠太告密太快,嘴里还是逞强的说,“没有,只是累了。”
郑在玹一步上前,给他把衣服接着拉整齐,“哥如果太累的话可以先不要工作了的,之前也提过了可是哥都没有听。”
李泰容一皱眉,避开郑在玹的手,“你什么意思?”
看出李泰容脸色不好郑在玹发现自己好像表达错了本意,连忙解释,“不是……我是怕哥太累,你的腰也不好,如果以后加重了怎么办。”
“怕我以后会成为你的负担吗?”明知道郑在玹不是这个意思的李泰容却突然就是想要说这样尖锐的话。
郑在玹不懂李泰容为什么会如此的浑身带刺,却更理解了中本悠太所谓的李泰容心情不好是什么意思,他沉了口气,“怎么会,哥永远都不会是我的负担。”

李泰容很想问郑在玹,为什么可以这么轻易说出“永远”这两个字,明明在忍受,明明已经厌倦了,却始终不愿意对他发一顿脾气,不愿意告诉他,我不爱你了,我们分手吧。
在他收到郑在玹的回复后又看到了那个号码再给他发的短信,质问他是不是逼着郑在玹回家,警告他郑在玹最终会和他分手,还传给了他一个ins帐号,即使知道不会是自己想看到的东西,但是李泰容还是忍不住去翻看了这个帐号。里面的照片,照片里的人,评论中表达羡慕,祝福和调侃的语句,都让李泰容有点发懵。那是郑在玹啊,他们藏匿了这么多年,他什么都不能给郑在玹,而那个女人能够轻易的给他。
他是比郑在玹更在意别人的目光的,不习惯在街上牵手,人前更不会做出什么亲密动作,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更是很少数的人才知道,几年前郑在玹带他去吃饭,却意外遇到郑在玹公司的下属在聚餐,被问及自己是谁的时候,郑在玹毫不避诲的说是恋人关系,让李泰容尴尬了好一阵子。
以前郑在玹向他表白,在情人节生日那天,一大早拿着两张飞往东京的机票敲开他家的门,把一脸懵的他带到了机场,他迷迷糊糊的配合着安检直到坐上飞机他才回过神来,
“在玹啊……我们去哪儿?”
郑在玹噗哧笑了出来,“哥你好可爱啊,我们去东京啊。你不是一直想去的吗?”
“啊……好突然,哈哈”说着还尴尬的干笑了两声。
郑在玹在东京铁塔看着夜景告白,李泰容却话也说不出,脸通红的四处望也不敢看他,他便知道他答应了,随后轻轻的拥了住他,只落在头顶的吻以后他便吓得推开了郑在玹,郑在玹没有生气,也只是笑。
而以前他所有的包容和温柔,现在看起来便越发讽刺了。

李泰容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看了很久,最后像是泄了气一样,“舞蹈对我来说,不止是赚钱的技能而已。”
“而且在玹,你不会养我一辈子。”
郑在玹还想说些什么,手机铃声却不适时的响了起来,李泰容瞟了一眼,却看到他下意识的收了收,
“你快去洗澡吧。”他收回目光之后没有再多说话便回了房间。
郑在玹看着紧闭的房门,黯淡着目光却说不出话,原本喜欢的音乐现在也变得十分刺耳,最后走到阳台才按下接听键。
“喂。”
“我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
“跟他有什么关系。”
“知道了,以后再说吧。”
原本让人心动的声音也变得像音乐一样刺耳了。

——————————
感觉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尤其是像李泰容这样巨蟹座心思细腻的人,任何轻微的变化都会被察觉,就算是你并非那个意思他也能够想到那个方面去,更何况你为了掩饰而做出的不正常举动。所以在李泰容眼中,郑在玹所有的好都变味了,
那个号码没有停止给他短信,不是耀武扬威的炫耀就是言语恶毒的威胁,李泰容从没有想过要回复,时间久了之后居然还对对方产生了小小的感谢——让他能知道郑在玹到底在干什么。
到现在这样的状况连李泰容也有些惊奇,他一直认为他有情感洁癖的,可是却这样忍了下来。只是再怎样的自欺欺人也掩盖不了那种失望和伤心,他没有跟郑在玹摊牌的勇气。只是他觉得,他总有一天要离开,而他就耗着,耗到那一天为止。
他做过几次恶作剧。
比如在圣诞节那天,郑在玹说一起去度假,他骗郑在玹说有约了,当时郑在玹失望的眼神反而让他有些开心。结果果然他在晚上就收到了那个女人炫耀的短信,他差点没忍住告诉她她是捡了他剩下的,可是突然想到两个人接下来可能做的事,他便笑不出来了。
一个人到街上去闲逛,怎么都和这样繁华又热闹的情形格格不入。他想起了他们一起看过的第一场雪,那时候郑在玹搓着他的背,一边问他冷不冷又一边把他抱的更紧,所以他记得最清楚的除了当时江边的风,就是郑在玹的拥抱。
旁边为女朋友捂住耳朵然后笑个不停的男生让李泰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明明是自己作才搞出来的事,却突然后悔了。
他一直认为郑在玹才是笑起来最好看的男人。
“在玹啊。”
“我被放鸽子了,现在一个人在街上好可怜啊。”虽然带有了些故意的成分,语言里的委屈却是实打实的。
“你现在有空吗?来接我吧。”
郑在玹顿了一会儿,说“好。”

郑在玹大概是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的,看着坐在商场前的长椅上的李泰容,脱下围巾系在了他脖子上,“为什么不去里面等啊。”郑在玹责备的看着他。
李泰容撇了撇嘴不说话,却在心里说,为了让你心疼啊。
正是郑在玹的态度才让他犹豫不决又更加伤心的,他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在郑在玹心中的重要地位,却突然不明白这种地位来自于什么,是习惯,愧疚,还是爱?
如果你爱着我,为什么还可以保持着出轨的关系呢?如果只是一次两次,我可以认为是误会或是一时意乱情迷,可是你们是这样稳定的关系,那我算什么?
他被这样纠缠着,觉得自己迟早会崩溃。

李泰容想起他们当初向各自家里公开的时候,虽然不能说没有遭到阻拦,但是对比大部分的情况真的好了太多了,双方父母一开始都是沉默着抵制,久了久了,却就是默认了。郑妈妈在一开始李泰容以朋友身份来他家吃饭的时候就察觉了苗头,真的公开的时候,反而没有太过惊讶,她心疼李泰容,宠得比自己儿子还厉害,大概觉得太过懂事又成熟的儿子,在欣慰的同时又失去了一种乐趣,看着李泰容细胳膊细腿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母爱就一阵泛滥,想着想着,慢慢就想通了。人一旦开始接受一个人,就会开始发现他无数的好,随后他在你眼中也就变得越来越好了。倒是李泰容家里的方面有点小麻烦,李爸爸始终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到后来知道是真的了之后举着不知道多少年没出现的棍子喊着要把李泰容的腿打断,李泰容被追得满院子跑,结果李爸爸跑不动了,就在那里一边喘气一边还是喊着要打断他的腿,然后李泰容不跑了,走到他面前让他打,看着自己儿子像是挨一棍子就会骨折的小身板他却又下不去手了。
人家铁了心要在一起,你又舍不得打,最后只能撑着自己的面子告诉他,
“你们俩要是分手了你就给我回来好好找个女人结婚!”
李泰容抱着爸爸说着对不起,把李爸爸多年没出现的眼泪也弄了出来。后来李爸爸告诉他,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你自己也说爱情平等,你觉得对了就去做,只是后果也要自己承担。
李妈妈自然知道自己儿子的小脾气,一直叮嘱他不要太任性。但其实她不知道,郑在玹虽然脾气好,但却是生了气就油盐不进的人,所以两个人在一起那么多年,虽然争吵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冷战几乎都是李泰容去结束,有几次严重的时候,李泰容去道歉甚至哭了出来才让郑在玹跟他说话,后来两个人看着电视闲聊的时候郑在玹却说是李泰容哭的样子让人很心疼但是又很好看所以想看,李泰容当时差点没跟他翻脸。

评论(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