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你知道我在等你们分手吗

一发完
第一次写搞基的cp,但是很喜欢这个三角,ooc 是我的

1.
林在范的出现不管是于他还是于朴珍荣都是出乎意料的,朴珍荣先是一愣,随后笑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向他跑去,金有谦也站了起来,他掩饰着表面的所有完整,被捏紧的拳头藏到了身后。
“在范哥也来吃饭吗?”
林在范摇了摇头,“恰好看到你们了。”
朴珍荣笑出了小褶子,“那我们就一起吃啦~”
“喂!”金有谦一时激动得喊出了半语随后又很怂的缩了缩脖子,“哥那么能吃,我钱没带够啦……”
林在范还来不及开口被朴珍荣抢了话头,“谦嘛,当然队长大人请客啦。”
林在范在一边无奈的笑,环过去捏了一把他的腰,“也不知道给我省钱,以后怎么养你?”
“嘿!哥哥们注意一下我的存在好吗!”
金有谦愤愤的塞了一口肉,随手拿起了一边的菜单决定绝对不放过这个破坏自己和珍荣哥约会的家伙。
但是小小的报复带来的快感很快就像一口一口吃进肚里的肉消失了。
那两人就坐在他的对面,那个哥哥,平日里在别人面前露不出一丝破绽的人,如今露出毫无防备的样子。他们握着彼此的一只手,不是紧扣,是一点一点的厮磨,两只纤细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交缠着,落在金有谦的眼里仿佛一把火。那永远是他难以言说的渴求,他只敢轻轻触碰便要放开的那只手,被包裹在别人的掌心里,被轻微的揉搓着每一根手指的关节,带着明晃晃的情色。偏偏两人的表情又是若无其事,林在范一边往朴珍荣碗里夹肉,一边还乐在其中一般的把碗里凉下来的肉包好送到他的嘴里,仿佛手上的动作已经和身体分离。
“哥,我也要。”金有谦放下筷子直直的盯着朴珍荣,一副‘你得喂我’的样子。朴珍荣一愣,笑嘻嘻的显然对于金有谦的撒娇十分受用,正想抽出一直被林在范玩弄的那只手,却看见金有谦被林在范手里刚包好的肉塞了满口。
“唔!”金有谦含糊不清的表达强烈的不满。
“怎么了,不能接受我的爱吗?”林在范一脸得意。
金有谦听着朴珍荣爽快的笑声只能气呼呼的转过头又塞了两口泡菜,那两个人的手还是没有分开。

他们从餐厅出来的时候下起了雨,原本大好的天气说变就变了,金有谦转过头看着朴珍荣一脸苦恼,林在范看了两人一眼,“你们要回去吗?”他问。金有谦一把揽住朴珍荣的肩膀,“不,我和哥约好了去看电影的。”
“我什么时候和你约好的?”朴珍荣一脸迷茫,直到看见金有谦掏出两张电影票,看着金有谦委屈的脸急道歉,“好啦对不起嘛,难得休息哥的脑子太放松了。”
“哼~”
“不要得寸进尺。”朴珍荣装样子扬起了手
“噢…”
林在范在一边脸色有些奇怪,却也始终没说什么,倒是不小心瞟了他一眼的忙内觉得终于报了餐厅的仇,随后又为自己对亲密的哥哥产生这样的想法而愧疚。
因为没办法啊,不知道能不能得到,想要破坏自己最亲密的两个哥哥的关系的罪恶也纠缠着他,可是放弃的方法一点点都学不来,根本不知道怎么做了。
林在范看了一眼天,“要不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送你们吧。”

金有谦想到了他们以前一起淋雨的那天,如果说爱读书的人心里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诗情画意,朴珍荣可以说是有些神经了,他因为气象台发布的台风预警兴奋的睡不着,结果终于等到了台风最盛的时候,街道里细点的树都被吹断拦在了树中间,外面雨大的不像下雨,像是老天爷拿着大桶一桶一桶在浇,风让躲在阳台看台风的人也无法幸免,金有谦那时候笑着调侃朴珍荣,“哥还要出去吗?会被吹走的吧。”朴珍荣撅嘴不知道是对金有谦不满还是对天气不满,最后在雨小了点之后还是把他拖了出去,“我们就去公司前面的那家便利店这一点路好不好,不会被树砸到的。”
金有谦在那时候就知道他是不能拒绝朴珍荣的任何要求的。他想,朴珍荣也一定是知道的,只有我会陪他一起胡闹。

事后朴珍荣跟他抱怨,电视剧里的淋雨演的那么美一定是人工造雨,那天他们还没过马路就被逼了回来,雨水不停的往脸上拍,嘴里,鼻子里,眼睛里,甚至朴珍荣根本无法站稳,而金有谦的体重也就勉强镇得住强大的台风,到最后两个人都在雨里蹲了下来,突然就笑了出来,把被困在对街便利店的段宜恩和林在范吓得半死,当然最后两个忙内都免不了一顿骂。
他觉得他们的任性被保存到那时候已经是幸运了。
他们早就过了任性的年纪。

2.
金有谦看着驾驶座上始终面无表情的林在范又觉得有些焦躁,心里的愧疚越来越大“那个……在范哥要和我们一起看吗?”
朴珍荣听到他的话露出惯用的笑脸,“诶~有谦今天怎么了,不是说要和我Date吗,如果在范哥一直被你拉着最后就会变成我和在范哥的Date哦。”
金有谦脸红到了耳尖,“什么啊我才不是说Date……”
“哈哈哈哈哈”朴珍荣笑得倒在一边,也没人在意林在范的回答。

把两人放下了车,林在范极其顺手的给朴珍荣套上了帽子,揉了揉他的耳朵,“看完了给我打电话来接你们,别冻着了。”金有谦就站在一边就看着朴珍荣耳朵变得通红,低声“嗯”了一声。
金有谦总觉得林在范瞟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但他的动作瞬间就充满了示威的含义,莫名的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原本的愧疚也被藏了起来。他一把抓住朴珍荣的手,用依旧奶气的声音抱怨着却好像洋洋得意,“哥也太罗嗦了,我们可能看完还要去逛街呢,珍荣哥今天的时间都是我的。”
他占着忙内的优势,做着肆无忌惮却又不会暴露的霸道。
林在范笑着抬手要打他却被朴珍荣抢了先,“那晚上是不是还要哄你睡觉啊宝宝?”
金有谦揉着脑袋刚想抱怨,听到这句话眼前一亮,“当然了!”
“想得美!”又被林在范削了一顿
“喂哥!”金有谦简直气死了,“你们不能因为我比你们小就总打我!”
“你以前被打可都是向我们告状的,打你两下怎么了。”林在范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金有谦一愣,对队长做了鬼脸拉着朴珍荣就跑了。
他觉得他们队长一点都不笨,他有忙内撒娇打浑的优势去毫无破绽的吸引朴珍荣的注意力,他的优势会让朴珍荣对他又爱又恨又无可奈何,但那位哥哥却又提醒着他,他是弟弟,是被他们两个人照顾着的弟弟,朴珍荣再怎么包容他,但能让朴珍荣缩在他怀里撒娇打浑,包容朴珍荣的人,只有林在范。
他那时候就想努力的长得更高,再高一点,最好能把珍荣哥一把包在怀里,最好,最好能让他感到眷恋,感到舍不得,最好,最好……

金有谦觉得自己是着了魔。

3.
这几天宿舍的气氛不太对,任谁都看得出朴珍荣和林在范之间有了矛盾,最开始林在范还想过求和,奈何朴珍荣躲他躲得厉害,几次之后他的脾气一上来,两个人也成了现在这种见了面都不打招呼的状态,只庆幸这几天没什么节目,不然看到朴珍荣在镜头前对他维持假笑他怕自己会当场爆发。
两个人在队里担任的角色就决定了两个人是很少吵架,就像他们自己说的,连争论都是小心翼翼的样子。大概是即使不满但还是害怕不小心说出的话伤害对方,连吵架时的胡闹话都要过一遍脑子。但这次是为什么呢,大家都不敢去问,队长就不用说了,朴珍荣那边弟弟们是问不出口的,大哥却又总是三句两句被他绕了进去,所幸就不问了,王嘉尔没在韩国,听bambam说了之后电话打了几通却也没问出结果,只想着还是快点结束工作了当面缠着他闹才有用,朴珍荣通常对这样的他没办法。
这样的状况维持着倒是让大家都安宁不得,金有谦则心情更加奇怪,两人冷战后他就动不动的往朴珍荣房间跑丝毫也不避讳着谁,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他是去劝朴珍荣的,结果在他第四天再往朴珍荣房里跑还抱着自己的大抱枕的时候,bambam终于忍不住了,“有谦你…去睡觉?”
林在范闻声抬头看他,目光十分复杂,却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回了房间。
随着林在范关上的房门,金有谦转过头,“对啊。”
沉默着看了他许久的段宜恩终于开了口,“有谦,你是不是…”
“对啊。”他又露出一惯纯真的笑脸。

直到他进入朴珍荣房间大家都没有再说话,bambam拿起手机给王嘉尔发了条短信,“哥你还是快点回来吧”

4.
看着金有谦的大抱枕朴珍荣放下了书看着他,一脸见鬼的表情,“你还真打算在这里睡觉?”
“不是哥昨天说的吗?”
朴珍荣被噎得说不出话,只想敲敲金有谦的脑子看他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我的原话明明是‘你怎么不过来睡算了’。”说完朴珍荣又觉得自己的话好像确实有些……金有谦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耸肩,“对吧,这是哥说的话。”
“你太烦了,跟个巨人一样就会抢我的地方,我都要掉到地上去了。”虽然这么说着还是移了位置让他躺上来。
“我抱着哥就不会掉下去了啊。”
“哎呦”朴珍荣做样子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我们忙内不是偷偷恋爱了吧。”
“……”
“喂……”见他不说话了朴珍荣一慌,“你不是真的恋爱了吧?”
“没有。”朴珍荣松了一口气
“只是有喜欢的人了。”朴珍荣吊着的半口气又梗在了喉咙里。
“你、你、你…哪、哪个团的啊,还是素人?”
“哥不要问啦。”金有谦抱着抱枕躺下一副说出了巨大秘密后拒绝交流的样子。朴珍荣哪里安的下心,虽然知道不该干涉忙内自己的选择,但毕竟不管是公司方面还是粉丝方面都有太对顾忌了,他连书也不看了,放下了翻身把大家伙埋着的脸挖了出来面对自己,“你告白了吗?”
“……没有”
“有谦…我们现在不能……你知道的吧?”虽然有些自私,但朴珍荣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
“那哥和在范哥呢?”金有谦气鼓鼓的坐了起来,一脸不服输的样子。
“有谦,”他这一句听得金有谦心颤,“你还小,你不懂。”
那像是一根针,刺得金有谦猛的站了起来,“我怎么就不懂,我也不过、不过是小了你三岁而已!”
“你别激动,我没不准你谈恋爱,”朴珍荣抓住他的衣角,“但你一定得告诉我们,我们才能帮你瞒着。”
金有谦被朴珍荣的示弱搞得泄了气,环着哥哥的腰又躺了下来,“在范哥不会揍我吗?”
“不要紧,我护着你呢。”
金有谦一愣,又环得更紧了些,“要是连你一起揍呢?”
朴珍荣笑,“他才不敢呢。”
“不要紧,反正我会保护哥的。”
“你刚才不是才害怕被揍吗?”朴珍荣揉了揉他的脑袋
“但是我是不会让哥被揍的。”
“哦莫,我们有谦有喜欢的人了果然就不一样了呢,告白一定会被接受的吧。”
“是吗?”
“是啊,有谦是我们的纯情结晶体,是宝贝啊。”
“哥你好恶心。”
“夸你还骂我,受死吧你”朴珍荣毫不留情的踹了他的屁股。

4.
金有谦想到他发现两个人不对劲的一开始,他去问朴珍荣,“珍荣哥,你和在范哥怎么了啊。”朴珍荣看起来憔悴极了,目光所及不远处的林在范,笑了笑只说了句“没什么”就走了,金有谦愣了一下,看着前方也阴沉着脸的林在范,“在范哥,你……”“你以后少管我们的事。”
他突然的话把金有谦吓得呆在原地,一瞬间觉得林在范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事后林在范给他道了歉,说当时脾气太糟糕没有控制住,希望他不要伤心。如果是以往金有谦是会伤心甚至有可能哭的,但那天他来不及想伤心的事,更多的是被翻出了秘密的羞愧,愤怒,和只有一点点但又尖锐得几乎压不住的庆幸。或许,当窗户纸被捅破了,我是不是可以不用只躲在弟弟的身份下当一个永远只能用耍坏来吸引他注意力的孩子?可是眼前向他道歉的这个哥哥,一直和朴珍荣一起维护着,保护着,包容着他的哥哥,他为自己有哪怕一点点想要破坏他的幸福的想法都难受到夜不能寐。
只是他还来不及思考他该不该做那个趁虚而入的恶人便又成了组合里第一个发现他们两个和好的人,
他原本进了浴室准备洗澡,一进去看见朴珍荣正在水池前刷牙,心情似乎不错,还哼着不成型的歌。朴珍荣看到他马上吐出含在嘴里的水,“你要洗澡了吗?再等一等我马上好了。”
金有谦拿着衣服倚在门框上,打量着匆匆忙忙又漱了几次口的朴珍荣,他刷完牙把水杯放在置物架上,然后取下挂着的毛巾来擦了擦嘴。有些急促的过程让动作也自然的大了些,抬起的肩臂挂不住宽大的家居服,另一边肩膀顺势露了出来,上面那几个零星却格外明显的痕迹像是被掩盖在水面下的石头,揭开那层白布被昭告天下。金有谦惊呆了,反复揉了揉眼睛而不敢相信,盯着那些痕迹心里的愤怒一下涌了出来,就好像他之前所有的纠结都还没用结果就被判定了不可能的死刑,就像他原本就是个连恻隐之心都不该有的局外人。朴珍荣像是也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拉住衣领放下手臂,尴尬的笑了两声,“那有谦你洗澡吧,我先出去了。”说着急匆匆的就想往外走,手腕却突然被狠狠的拽住,被拖了回来。
金有谦发现自己真的太单纯的所以才总是被嘲笑,金有谦以为两人也就牵牵手,最多是躲在更衣间接吻的地步,可是朴珍荣那宽大的衣服遮不住的红的青的,那些,那些痕迹,那些痕迹…金有谦变得不知所措,手越握越紧,那涌上他心头的背叛感,那一份长久以来被压抑的愤怒。
太恶心了你们,你们太恶心了。
哥,我看到了,你肩膀上的吻痕,你真的……恶心死了
“哥你们……”他快压抑不住想一个个覆盖那些痕迹的冲动,他看着朴珍荣因为被他捏痛而皱起来的脸,“不恶心吗?”
朴珍荣低着头说不出话

“怎么了?”听到声音段宜恩走了过来,看着被金有谦推在墙上的朴珍荣一把扯开了金有谦的手,“你干嘛,珍荣可是哥哥。”他低头看了看朴珍荣被捏红的手腕,“现在厉害到跟哥哥动手了吗?”
“没事没事,”刚才从冲击里回过神的朴珍荣连忙安抚看起来临近暴怒的段宜恩,“他没动手,一下力气用大了些而已,先让他洗澡吧。”
“朴珍荣!”金有谦对着他吼。朴珍荣没理
他拉扯着又要发怒的段宜恩头也不回的出了浴室,就看见bambam坐在沙发上一脸被吓得不轻的样子,他松开段宜恩,“马克哥,今天的事你别告诉在范哥。”
段宜恩气鼓鼓的环着胸不说话,
“哥……”
“好了我知道了。”

冰凉的水从喷头喷出来冲到他脸上,突然的冲击让他有了瞬间的呼吸困难,他张开嘴大力的喘气,心跳一下一下的撞击着胸腔让他觉得快要窒息了。
他冷得浑身颤抖,终于他忍不住在水声的掩饰下失声痛哭

5.
之后,在朴珍荣屡屡逃避躲闪的目光中,金有谦才发现自己被愤怒与恐惧蒙蔽了双眼,说出了最不可原谅的话。他和林在范是情侣的关系,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林在范经常跑去他房间,他们怎么可能,就只是拥抱牵手和接吻而已呢,非要看到了,才肯承认吗?
他想道歉,他想他的珍荣哥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可是什么话可以反驳恶心呢?除了自己那见不得人的嫉妒,心中藏着了说不出口的,悬而未决的喜欢。
那个魔鬼,张牙舞爪的扑向他,纠缠着他不能挣脱,马上就要吞噬他。
他更加痛恨自己。
我为什么要喜欢上一个我随时可以拥抱,可以牵手,甚至可以亲吻,却永远得不到的人。

6.
后来JJP要回归了,他自然的向朴珍荣道贺,然后获得了原谅,可是他还没有看清自己要怎么走下去,又埋怨自己的虚伪。

他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人在路灯下的剪影,他被路灯镀上的光,那个拥着他在灯光下接吻的人,变成了他自己。

林在终于在有一次把他叫了出去,问他,
“有谦,你喜欢珍荣对吗?”
他愣了好久,仔细钻研着这位哥哥眼里的认真,最后苦笑着泄了气,“哥知道了啊。”
“你想怎么做呢”
他笑,“那哥呢,要劝我放弃吗?”
林在范沉默了许久才开口,“我想劝你,可是我找不到理由,如果我说不准你再喜欢他,但那是你的心思我凭什么那样说呢,如果我说为了组合的前途,我就更没有说话的立场了。”
“有谦,你跟着我们后面长大,我和珍荣有多在意你这个弟弟我觉得你不会知道,你和我喜欢珍荣的立场也不一样。”他顿了顿,“虽然这样说很自私,但是珍荣现在属于我了,你可以喜欢他,但我更想你早日离开这样的痛苦,不管我们怎样处在情敌的关系,我从来都不希望你痛苦。”
“那我要怎么办?”金有谦再开口就含了眼泪,“又不是我说不喜欢就可以做到的,哥又没有尝试过喜欢着不喜欢自己的人,怎么可以把我的痛苦说得那么轻松。”
林在范抿着唇说不出话,他看着金有谦一边抬手抹泪又一边哭,“哥说的那么轻松,那你帮帮我啊”
林在范哽咽着,“对不起。”
金有谦的眼泪喷涌而出,他蹲了下来嚎啕大哭,像那天他和朴珍荣淋着大雨蹲在大街上大笑的样子。

林在范想到了被朴珍荣压在厚厚书堆下用绒布包着的小册子,想到两年前靠在阳台上被风吹出眼泪的朴珍荣强忍着喉头的颤抖同样问他,“我要怎么办?”
他那时候觉得自己很卑鄙,即使看出那小孩眼里透出的和自己一样的光,他却宁愿看朴珍荣痛苦也不告诉他。他不敢说出来他才是趁虚而入的人,他一直欠朴珍荣一句对不起,他也一直好好的爱着朴珍荣,不敢因为金有谦而同朴珍荣生气,他也没有退路啊,只觉得自己所有的不安都是应该的,总好过失去,更好过不曾得到。他把所有的痛苦都给了金有谦,他抢了弟弟的东西。他才终于说了一句对不起,也企图听到他错位的原谅,却得到了让他更惶恐的回答,他差点说了出来。
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他喜欢过你。

7.
珍荣,我喜欢你,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可是哥知道我喜欢别人啊
那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
因为我不像哥这么勇敢
那你要去告白吗,如果明天珍荣还没有跟他告白,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可以吗?
结果第二天,朴珍荣看着金有谦,说不出话,就认输了。
而林在范心湖里的底层浪才猛的掀上了岸,在一次次的窒息中,他那颗因为朴珍荣而又痛又痒的心才终于恢复了平静。

金有谦决定当一个好弟弟,在他看到那天躲在一角的朴珍荣后。但他还是喜欢得光明正大,他抓着他哥哥闹,对着林在范隐隐的下巴吐舌无视。我都退出了,总得给我一点适应的时间,总得让我得到在不超过的原则上所有能得到的。林在范在背后伸拳头,被朴珍荣看到了,他又笑得眯了眼睛,揪起他们忙内的大菠萝头,“你个猪头我要被你压死了!”
“哥你太矮了啦。”
“我矮,金有谦我是不是太久没有揍你了?”
金有谦跳起来躲过朴珍荣的飞踢,一把狠狠的抱住了他。
“你这是什么新招式,要勒死我?”
“弟弟找哥哥要爱的拥抱不可以吗?”
“……”
林在范扑到金有谦背后穿过他抱住了朴珍荣,把金有谦挤得喘不过气“哥哥给你爱的拥抱要不要?”

8.
金有谦想到两年前的某一天,他快步冲回宿舍只想快点洗个澡,然后便看到躲在浴室里哭的朴珍荣和坐在浴室门口抽烟的林在范,他吓得急忙跑出去拦住还在楼下的成员和经纪人,非说着要出去吃饭,把地方又空给了他们。好像第二天他们就在一起了,只对成员做了些暗示。金有谦想,原来是这样啊。他又觉得自己挺伟大。

朴珍荣摸了摸哭累的金有谦说,“有谦,我喜欢过你,但那时候你不喜欢我。”
金有谦惊得说不出话,想抬头却被朴珍荣轻柔的抚着他的头的手阻止了,“我可以喜欢上别的人,有谦也可以的,对吧。”
“那哥一点也不喜欢我了吗?”
朴珍荣一愣,“我怎么会不喜欢有谦。”
金有谦疲于了这样的文字游戏,抬起头猛的抱住他倒在了地上。朴珍荣也不恼,“谦嘛,我没想过你会喜欢我,但是得不到的这种事我们都经历一次,就够了。”

END

评论(8)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