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你知道我在等你们分手吗

第一次写搞基的cp文,是因为很喜欢这个三角所以才写的,但不算饭可能了解不足,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锅

1.
林在范的出现不管是于他还是于朴珍荣都是出乎意料的,朴珍荣先是一愣,随后笑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向他跑去,金有谦也站了起来,他掩饰着表面的所有完整,被捏紧的拳头藏到了身后。
“在范哥也来吃饭吗?”
林在范摇了摇头,“恰好看到你们了。”
朴珍荣笑出了小褶子,“那我们就一起吃啦~”
“喂!”金有谦一时激动得喊出了半语随后又很怂的缩了缩脖子,“哥那么能吃,我钱没带够啦……”
林在范还来不及开口被朴珍荣抢了话头,“谦嘛,当然队长大人请客啦。”
林在范在一边无奈的笑,环过去捏了一把他的腰,“也不知道给我省钱,以后怎么养你?”
“嘿!哥哥们注意一下我的存在好吗!”
金有谦愤愤的塞了一口肉,随手拿起了一边的菜单决定绝对不放过这个破坏自己和珍荣哥约会的家伙。
但是小小的报复带来的快感很快就像一口一口吃进肚里的肉消失了。
那两人就坐在他的对面,那个哥哥,平日里在别人面前露不出一丝破绽的人,如今露出毫无防备的样子。他们握着彼此的一只手,不是紧扣,是一点一点的厮磨,两只纤细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交缠着,落在金有谦的眼里仿佛一把火。那永远是他难以言说的渴求,他只敢轻轻触碰便要放开的那只手,被包裹在别人的掌心里,被轻微的揉搓着每一根手指的关节,带着明晃晃的情色。偏偏两人的表情又是若无其事,林在范一边往朴珍荣碗里夹肉,一边还乐在其中一般的把碗里凉下来的肉包好送到他的嘴里,仿佛手上的动作已经和身体分离。
“哥,我也要。”金有谦放下筷子直直的盯着朴珍荣,一副‘你得喂我’的样子。朴珍荣一愣,笑嘻嘻的显然对于金有谦的撒娇十分受用,正想抽出一直被林在范玩弄的那只手,却看见金有谦被林在范手里刚包好的肉塞了满口。
“唔!”金有谦含糊不清的表达强烈的不满。
“怎么了,不能接受我的爱吗?”林在范一脸得意。
金有谦听着朴珍荣爽快的笑声只能气呼呼的转过头又塞了两口泡菜,那两个人的手还是没有分开。

他们从餐厅出来的时候下起了雨,原本大好的天气说变就变了,金有谦转过头看着朴珍荣一脸苦恼,林在范看了两人一眼,“你们要回去吗?”他问。金有谦一把揽住朴珍荣的肩膀,“不,我和哥约好了去看电影的。”
“我什么时候和你约好的?”朴珍荣一脸迷茫,直到看见金有谦掏出两张电影票,看着金有谦委屈的脸急道歉,“好啦对不起嘛,难得休息哥的脑子太放松了。”
“哼~”
“不要得寸进尺。”朴珍荣装样子扬起了手
“噢…”
林在范在一边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却也始终没说什么,倒是不小心瞟了他一眼的忙内觉得终于报了餐厅的仇,随后又为自己对亲密的哥哥产生这样的想法而愧疚。
因为没办法啊,不知道能不能得到,想要破坏自己最亲密的两个哥哥的关系的罪恶也纠缠着他,可是放弃的方法一点点都学不来,根本不知道怎么做了。
林在范看了一眼天,“要不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送你们吧。”

金有谦想到了他们以前一起淋雨的那天,如果说爱读书的人心里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诗情画意,朴珍荣可以说是有些神经了,他因为气象台发布的台风预警兴奋的睡不着,结果终于等到了台风最盛的时候,街道里细点的树都被吹断拦在了树中间,外面雨大的不像下雨,像是老天爷拿着大桶一桶一桶在浇,风让躲在阳台看台风的人也无法幸免,金有谦那时候笑着调侃朴珍荣,“哥还要出去吗?会被吹走的吧。”朴珍荣撅嘴不知道是对金有谦不满还是对天气不满,最后在雨小了点之后还是把他拖了出去,“我们就去公司前面的那家便利店这一点路好不好,不会被树砸到的。”
金有谦在那时候就知道他是不能拒绝朴珍荣的任何要求的。他想,朴珍荣也一定是知道的,只有我会陪他一起胡闹。

事后朴珍荣跟他抱怨,电视剧里的淋雨演的那么美一定是人工造雨,那天他们还没过马路就被逼了回来,雨水不停的往脸上拍,嘴里,鼻子里,眼睛里,甚至朴珍荣的无法站稳,而金有谦的体重也就勉强镇得住强大的台风,到最后两个人都在雨里蹲了下来,突然就笑了出来,把被困在便利店的段宜恩和林在范吓得半死,当然最后两个忙内都免不了一顿骂。
他觉得他们的任性被保存到那时候已经是幸运了。
他们早就过了任性的年纪。

2.
金有谦看着驾驶座上始终面无表情的林在范又觉得有些焦躁,心里的愧疚越来越大“那个……在范哥要和我们一起看吗?”
朴珍荣听到他的话露出惯用的笑脸,“诶~有谦今天怎么了,不是说要和我Date吗,如果在范哥一直被你拉着最后就会变成我和在范哥的Date哦。”
金有谦脸红到了耳尖,“什么啊我才不是说Date……”
“哈哈哈哈哈”朴珍荣笑得倒在一边,也没人在意林在范的回答。

把两人放下了车,林在范极其顺手的给朴珍荣套上了帽子,揉了揉他的耳朵,“看完了给我打电话来接你们,别冻着了。”金有谦就站在一边就看着朴珍荣耳朵变得通红,低声“嗯”了一声。
金有谦只觉得林在范的动作是充满了示威的含义,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原本的愧疚也被藏了起来,一把抓住朴珍荣的手,用依旧奶气的声音抱怨着却好像洋洋得意,“哥也太罗嗦了,我们可能看完还要去逛街呢,珍荣哥今天的时间都是我的。”
他占着忙内的优势,做着肆无忌惮却又不会暴露的霸道。
林在范笑着抬手要打他却被朴珍荣抢了先,“那晚上是不是还要哄你睡觉啊宝宝?”
金有谦揉着脑袋刚想抱怨,听到这句话眼前一亮,“当然了!”
“想得美!”又被林在范削了一顿
“喂哥!”金有谦简直气死了,“你们不能因为我比你们小就总打我!”
“你以前被打可都是向我们告状的,打你两下怎么了。”林在范说的那么理所当然。

金有谦一愣,对队长做了鬼脸拉着朴珍荣就跑了。
他觉得他们队长一点都不笨,他有忙内撒娇打浑的优势去毫无破绽的吸引朴珍荣的注意力,他的优势会让朴珍荣对他又爱又恨又无可奈何,但那位哥哥却又提醒着他,他是弟弟,是被他们两个人照顾着的弟弟,朴珍荣再怎么包容他,但能让朴珍荣缩在他怀里撒娇打浑,包容朴珍荣的人,只有林在范。
他那时候就想努力的长得更高,再高一点,最好能把珍荣哥一把包在怀里,最好,最好能让他感到眷恋,感到舍不得,最好,最好……

金有谦觉得自己真的是着魔了。

TBC

先试着写了一点点,后面会怎样也还在想,虽然最爱的不是伉俪但我这种一向写虐文的人对伉俪也虐不下手,所以结局也不知道,但忙内的年下也超级可爱的啊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