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本质all绒,随便瞎瞌,
微博长更,随机搬运。
微博:洁癖都被我吃了

专业营业 四

其实微博上早就发了,我大概会懒死

在游乐园李泰容被刺激了个够,从下车开始郑在玹就丝毫不顾忌之前在车上两个人的冷战一把抓住了李泰容的手,还特意的举起来在镜头前晃了晃,这下李泰容再抽出来反而显得刻意了,可是他气啊,被牵住的手狠狠的捏住郑在玹,郑在玹面上倒是神色不改,抽出手揽在了李泰容肩上,
“泰容哥想玩什么?”
李泰容看到镜头不好发作,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热得只想上车。
“在玹决定吧。”
外出的决定来得突然,又加上天气太热,郑在玹自然知道李泰容没什么兴致,但是好不容易来了,还有这么多摄像机加持着,不把那些之前李泰容死活不肯去的项目玩一遍简直对不起这么好的机会吧。结果李泰容对着镜头“哈哈哈我怎么会怕鬼呢我不怕我真不怕”然后被郑在玹强行拉了进去。郑在玹大概也没占到便宜,一开始被李泰容死死的拽着衣服,后背的肉估计都掐得青紫了,但是架不住李泰容被吓得下意识往他怀里退,到最后几乎两个人叠在一起走了出来,郑在玹还是美滋滋的。李泰容出来后还心有余悸,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表现就觉得丢脸死了,厚着脸皮去找PD,“PD大人,我尖叫的那些片段能不能剪掉啊。”
导演身材原本就高大,那角度看着李泰容就跟看一个撒娇求情的小猫一样,三言两语也差点答应了,结果看到摄像师的眼神硬生生收了回来,“那个……我们会好好编辑的,泰容xi放心吧。”得到答复的李泰容满意的跑回了郑在玹身边。摄像师看着他雀跃的背影凑到PD耳边,
“不能剪,剪了就没了!”
“??”
“他基本从头到尾都在尖叫啦……”
“……”
“鬼屋工作人员冲出来,被他吓回去了。
“……”
后来游乐园篇的那一段播出来,李泰容在被自己粉丝狠狠嘲笑了一遍之后终于如愿的看到了很多郑在玹的小仙女被他圈粉。因为不管是过山车还是鬼屋还是娃娃,郑在玹通通带他玩了个遍,毕竟谁会不喜欢一个恐高怕鬼还喜欢娃娃的小可爱呢?
前一期的节目播出他们要外出而且还是游乐园后粉丝就在留言区疯狂的留言,其实粉丝自己都知道这是已经事先录好的,但还是会说那些话来调侃李泰容,而等到真正播出来的时候那些几乎全部都实现了,粉丝们就炸了,李泰容觉得自己的面子也几乎丢完了,自己的小仙女像是全都被郑在玹圈了粉给郑在玹疯狂的留言表示感谢顺便表白,嗯,顺便的……
评论
我是泰容饭,我爱郑在玹,感谢郑在玹先生更完成了广大容饭的心愿[严肃]
泰容真的反差太大了吧真的好可爱老姐姐不行了,怕鬼的男孩子都是小甜豆啊啊啊啊啊啊
鬼冲出来那一下泰容叫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玹妮在后面要笑死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李泰容就一直躲在了玹玹的怀里两个人走呜呜呜这时候更深刻的体会到体型差太萌了,太萌了啊
对吧对吧,背后抱着走也太可爱了吧[捂脸哭]
过山车排队也是,在玹一直往前弓着一点帮容儿挡太阳,太体贴了,小哥哥以后的女朋友得多幸福
楼上后面的话就不要说了……太扎心了
过山车的时候李小哥哥全程缩起来了,好可爱啊在玹妈妈要扑过去啊啊啊啊啊
楼上冷静冷静
在玹妮今天托小哥哥的福笑得好开心啊
赤裸裸的嘲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及射击全中赢了那个超大娃娃也是男友力爆棚
可是,我们玹妮也喜欢毛绒娃娃
这两个男孩子有毒吧哈哈哈
可爱,配
不过这个是提前录的诶,容儿粉丝的提议全都中了,郑在玹也太懂粉丝的心了吧,啊~心空
……
但是说到懂粉丝,郑在玹其实是更懂李泰容一些,他怎么会不知道李泰容怕什么,他的恐高不严重,甚至算不上恐高,但是到了没有安全感的地方他总爱找个什么能抓住的东西,以前都是郑在玹的手,在一起的日子里,两个人难得的休息日他也不知道被李泰容拉着看了多少次恐怖片,但是李泰容从来没看完过。
李泰容自认小酷哥,娃娃什么的小女生这样的东西家里当然不会很多,但是每次去商场看到了毛茸茸的东西总忍不住摸上几下,后来郑在玹自己发现了,悄悄给他买了一个送他,他一脸“你怎么会送我这种东西你是不是对小酷哥有什么误解”的表情但还是抱了过去,说着自己不是女生以后不接受对女生的那一套但手上也没停下来,郑在玹也只能假装知道了然后心里暗暗的笑,可是那之后李泰容连睡觉也不抱着他了。

粉丝里郑在玹几乎被塑造成了一个三好男友,李泰容看了想摔手机。
他特想换个小号切上去说,他才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好,这都是假的,是骗你们的!!最后也只能气呼呼的给金道英又发了一条短信,
“豆英啊,你说我之前怎么没发现郑在玹这么会呢?”
“你又怎么了?”
“我又怎么了??是他是他!你说他以前也没和谁营过业吧,是不是太专业了点。”
“说不定人家真心的呢?”
你知道我不是发自内心?
李泰容想着一抖,“我非常严肃的拒绝复合。”
放了手机李泰容顺势躺了下来,想到之前前辈上的课,他觉得有道理,但是自己和郑在玹情况太特殊,他们是前男朋友关系啊,又不好意思告诉前辈让他彻底分析,所以前辈说的有些方法,他实在是做不出来,想想郑在玹没上过课反而是得心应手了。想到当初分手的事,李泰容最开始是怪郑在玹,但到了现在却觉得是自己太任性而没有胆子见他了,明明知道郑在玹深谙他的性格就会吊着他让他冷静,并不是真的想分手,但是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能被他轻易看透的人便发了短信过去,就怕自己一听到他的声音就怂,他明明是弟弟,却总能够把他压得死死的,说一句,“哥,你能不能冷静一下”就能让他像是被一盆凉水浇到底。郑在玹这么自然,才是让他伤心的事。
打歌结束后李泰容也没再回公司练习就径直回了别墅,事情想不通总有点心灰意冷,才向前辈请教过经验但心里却有点破罐破摔的想法了。郑在玹还没有回来,要不先做饭吧,但一想还是等郑在玹回来比较好,营业靠交流嘛,他想了又嘲笑自己。结果郑在玹一回来在客厅看到他还有点惊讶,然后一开口就是“我们出去吃饭吧。”
李泰容“嗯??”他探身想往郑在玹后面看。
“没有摄制组,就我们两个。”
李泰容表情马上不好看了,又想到还有摄像机,“太累了,我不想出去。”
“吃了饭就马上回来……哥那么累了不想做饭吧。”又是一脸狡猾的样子。
“……”想到前辈说的话,如果之前是赌气,现在倒是真真觉得郑在玹在利用他了。
他回房间简单整理了一下,出来就看见郑在玹在门口等他,他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又穿好鞋,郑在玹看着他莫名其妙生气的样子倒觉得可爱了,李泰容见他笑背着镜头瞪了他一眼,把脚往前一伸,
“我鞋带散了。”
“嗯?”郑在玹一下没反应过来
“你帮我系。”
“……”
“怎么了,不营业了吗?”
郑在玹认命的蹲了下来给他系好,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脸,把他一把揽过去然后走了出去。
李泰容回过神来只想揍自己几拳,自己随便一赌气又给他加深了这个三好男友的人设。
一到达餐厅李泰容就觉得郑在玹今天绝对是有阴谋,毕竟每对情侣都会有个老地方,这个餐厅大概就是他们的老地方,他斜了郑在玹一眼,郑在玹只是示意他进去,李泰容看着大街上来往的人流,害怕被发现所以也没有在外面质问他,只好跟着他走了进去。等进了包厢坐下来,郑在玹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菜单又递给李泰容,李泰容把菜单放下,
“你直接说事好吗。”
郑在玹抱歉的让服务员先出去,“哥,你还是一样急躁。”
“你别转移话题。”
“太久没有来这里了,哥一个人来过吗?”
“我为什么要一个人来,当然和朋友一起来。”
“你别赌气。”
“你知道什么,你又知道我赌气?”
“……好了,点菜吧。”
之后两个人埋头吃饭,郑在玹看李泰容确实不想再谈,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这样突然太过自作主张了,只能再等下一次机会,之后倒也没再多说一句话了。
晚上李泰容躺在床上翻滚,妈的郑在玹到底要说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断他啊啊啊啊啊。
结果第二天网上果然po了他们在饭店外的照片,李泰容就看着小仙女们隔着屏幕表达激动,心里反而平静的像潭死水。
因为节目引起的效应大大出乎了公司的想象,且不说人气,国民度方面就提升了挺多,社长灵光一闪,嗯,可以搞。顺便一查郑在玹的近期活动,嗯,不错,最近在拍戏。于是一个电话给近乎休假的金道英打过去,
“道英啊,你那个……看泰容哪天空了带他去给郑在玹探个班噢。”也不等回答就挂了电话,独留金道英去面对那个祖宗。
“我不去。”李泰容转了个身
“哥,去嘛,又没有损失。”
“不去。”
“哥~”
“啧……不去。”
“哥,这是社长轻易下达的命令,你要看我被开除吗ಥ_ಥ”
“……”
“我们豆豆辛苦了……别踮脚!”李泰容摸了摸他的头,“再也遇不到我这么和善好相处的艺人了吧。”
金道英“呵呵。”

不过最后李泰容还是去了,“谁让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道英失业呢。”

他去的时候郑在玹刚好在拍一段苦情戏,说起来李泰容在最开始就看过剧本框架了,郑在玹这新戏的男主简直是集天下最可怜的女主情节的一大惨,小时候误杀了家暴的爸爸,还一直不被妈妈待见,在学校受打骂,妈妈改嫁了继父不喜欢他,哥哥也欺负他,好不容易碰到个对他好的女二,结果女二喜欢他哥,好吧他改去喜欢女一,结果女一又喜欢他哥,李泰容看得都要吐了,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当时就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哥不会喜欢你吧?”郑在玹敲他,“我看了故事构架,其实挺不错的,后面会有变化的。”
郑在玹正在哪儿哭呢,李泰容看他哭得心里可高兴了,郑在玹助理跑过来告诉他郑在玹的部分马上完了,李泰容说知道了然后跟剧组打了招呼就往他休息室跑了。其实这是李泰容第一次给郑在玹探班,以前都没有理由,连借口都没有,所以他还是觉得挺新鲜的,东摸摸西瞧瞧,猛然发现没有通知节目组,自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这……外面传来细细碎碎的郑在玹说话的声音,他突然尴尬症犯病整个人僵得都不敢动了,所以我为什么还那么开心的给他做了便当……
“那个……”
门一打开,他刚开口便停了下来,看着一脸惊讶的郑在玹和紧紧挽着郑在玹手臂的手的主人,他挑了挑眉,“wow~”
郑在玹皱眉,抽出被抓住的手把女生推了出去,“我现在有事,你先出去。”
“刚才说……”
“No”郑在玹干脆利落的关了门。
“你是不是赶错人了。”李泰容把便当袋放在桌上。
“你不要这么说话。”
“我怎么说话了?”
“你生气不是应该说出来吗,又想跟上次一样,什么都不听我说,又装着无所谓,一回去就和我分手了!”
“你激动什么。”
郑在玹看着他,一下泄了气,“李泰容你性子别这么烈好吗?”
李泰容委屈了,“我这么平静怎么就性子烈了,又没有揪着你质问。”
“还是怎么了还想让我学你那女朋友温柔似水?”
“她不是我女朋友……”
“都亲嘴上了还不是?”
“我说了是她凑上来的。”
“你躲啊,想躲还躲不掉吗,你就是不……唔…”
不等李泰容推开郑在玹就迅速直起身,环着手臂放在胸前“你躲啊。”
“艹……”“这不一样好吗!”
“有什么不一样?”郑在玹继续环臂看着他,一脸我赢了的趾高气昂。
“你、你…你比我高啊,当然方便很多,她比你矮,你一下就躲过去了,这怎么会一样!”
“那你试试?”
“……”
“你滚吧!”李泰容狠狠推开郑在玹往外走,郑在玹也不拦,就跟着他往外走,设备师正推着叠放好的设备走了过来,李泰容往边上让,结果设备师也不知道怎么一下紧张了,推车猛的撞上走廊一边墙的边角,巨大的音箱一下倾斜着倒了下来,郑在玹急得马上跑过去护住李泰容,两人摔在地上,郑在玹的一条腿被狠狠压在了音箱下,
“嘶~”
“喂,你还好吧?”李泰容回过神来马上站了起来,“你……”
“没事,只是有点疼”快疼死了,
“你不是跳舞嘛,严重了就不好了……”你这小细腿我怕直接断掉。
剧组的人见出事了都跑过来,急急忙忙把音箱抬开了了把郑在玹送去了医院,之前进休息室的那个女生看了李泰容一眼。
把郑在玹送去医院后他的助理和经纪人让大家这都离开了,算是姿势对还是运气好,虽然小腿骨折了,倒也不是粉碎性,总算安心了些,李泰容也想不到理由留下来,看了郑在玹一眼就走了。
回到小别墅,给摄像机们都打了个招呼,洗了澡在床上翻滚着也睡不着,最后想了想,抱着在游乐园赢回来的娃娃在郑在玹的床上睡了一晚。
“豆英啊,郑在玹受伤了。”
“嗯?严重吗?”
“不算严重,但是因为我。”
“哥没事吧?”
“我没事,一点事都没有。”
“不要多想了,问题不大就好,明天再去看看在玹吧。”
明天上午休息,再去看他吧。
到最后他抱着娃娃总算是睡下了。

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给郑在玹熬汤,还想着节目组这么一晚上过去肯定知道了,要赶在他们之前去才好。结果他出门的时候天才蒙蒙亮,他也有点吃惊,一看手机,才五点多,好像早的有点过份了……果然还是睡不着啊。
等他到了医院,郑在玹也还在病房里睡着,还好VIP病房不用担心打扰到别人的问题,他轻轻把保温壶放在床头,顺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样平静的相处反而要等到受伤了才能享受到,他睡着的样子好像也没用变化,其实分开了一年而已,能有什么变化,却又觉得真的是很漫长的一年。
他叹了一口气,再看了郑在玹一眼,准备起身,
“你别走……”郑在玹出声
“你…醒了啊”李泰容看了保温壶一眼有些尴尬。
郑在玹耸肩,“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容易醒,你进来我就醒了。”
“昨天谢谢你。”
“没事没事,我的责任嘛。”
“你怎么这样…”李泰容的情绪不高,郑在玹却意外是一副嘻皮笑脸的样子,好像受伤的不是他。
郑在玹也不傻,这是顶好的机会,怎么能白白放它溜了,“真的,为了你嘛,一~切都不是问题。”
“……”见郑在玹这么不正经李泰容也严肃不起来了“你现在表忠心了没用,一码归一码。”
“但你起码得听我解释。”
“昨天你已经解释了,理由不够充分,而且昨天还有一个呢,你要是永远这样,能解释的完?”
“可是那真的是意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被你看到,可这就是意外。”郑在玹不自觉坐的更直了着,抓着李泰容的手不让他走,
“你一直都是这样的,相信你看到的东西,认定了就谁都说不通。所以我才没有去找你。”说着他掀开被子想下床,李泰容不管他,抽了手又马上站远了几步,他一瘸一拐的向李泰容靠近,看得李泰容心疼才终于没有再退开,然后郑在玹立定在他面前,单腿曲着样子十分滑稽。他顿了顿“但是我不能把错误全推到你身上,更多的是因为我让你看到了容易被误会的事还因为被误会而生气不肯认输,并且把自己的这种自尊扭曲成是因为觉得你不会听我解释。是我的错,你连面都没跟我见就说分手了。其实那天你走了没多久我就后悔了,但我太要面子,还非安慰自己说要让你冷静下来再去找你,然后一直拖一直拖,直到看到你的短信。我记得你说过你觉得短信分手这种方式太不负责任,但是你却也选择了这种方式,所以我想你一定很怪我。”
李泰容不自觉把捏紧了的手放到背后,他有点想走了,但是郑在玹的眼神像是无形的手,牢牢的抓住了他,对于他或许要说的话期待又害怕。
郑在玹看着他,不安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认识你之后我就只过过一次没有你的生日,太难受了”
“……”
“你……你让我查个档期……”
他被郑在玹的话砸得晕晕乎乎的,说完转身就要跑,结果转个身左脚踩右脚,眼一晕就直挺挺的往地上扑去,
太丢脸了。他这样想。
但是腰突然被紧紧搂住整个人被往上拉了一下,被一只手直接盖在了脸上护住脑袋,然后“嗵”的一声闷响
……
“艹……妈的郑在玹你砸死我算了……”李泰容生无可恋,所有的感动都喂了狗
“……”
“喂……你没摔坏吧,我可是给你垫着呢。”身上的人迟迟没有动作,同时后背还感受到了身上的人传来轻微的颤抖,李泰容还以为他又伤着了腿
“没……没事……”
“你……”李泰容猛的转头,郑在玹的头便直接埋在了他的颈窝里,“你笑个屁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见被发现郑在玹也不忍了,直接笑出了身来
“你……你不要笑了!!”热气全喷在我脖子上了!!

评论(3)

热度(64)